“師……”


    看著那張童子的面孔,姜雲的口中幾乎是不受控制的吐出了一個字,但立刻意識到不對,硬生生的改了口道︰“是你!”


    那童子微微皺眉道︰“怎麼,你認識我?”


    姜雲目光如炬,依然死死的盯著童子的面孔,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認識!”


    童子雖然有些疑惑姜雲的態度,但卻也沒有多想,重新恢復了冷漠的表情道︰“你能打敗呂丘子,在鼎內修士之中,實力應該也算不錯了。”


    “所以,我給你個機會。”


    “三天之內,到我這里,我讓你可能活著離開。”


    “不來的話,三天之後,你就會死在這里!”


    說完之後,童子的面孔就從封印之上漸漸淡了下去,直至消失不見。


    姜雲卻還是盯著那道封印,過去良久之後,才收回了手掌和神識。


    微微閉眼,姜雲再次睜開,看著呂丘子道︰“那個人是誰?”


    “童天!”


    差點魂飛魄散的呂丘子,終于不敢再嘴硬了,喘息著給出了答案道︰“他在這里的地位,就像是鼎內的古,鼎外的八極。”


    “這里的鼎外修士,幾乎都是被他所控制,生死掌握在他的手中。”


    “之前,你問我有沒有見過其他鼎內修士,我說沒有。”


    “因為,除去我的運氣比較差之外,進入這里的鼎內修士,基本上都會被送到童天那里。”


    “而他,也是我們之中唯一最有可能離開這里的。”


    “並且,他也給出了承諾,只要能夠離開這里,一定會回來將我們救走的。”


    姜雲不動聲色的繼續問道︰“這個童天是什麼來歷,你們為什麼會被他控制?”


    呂丘子搖了搖頭道︰“我們不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也是鼎外修士。”


    “至于為什麼我們會被他控制,自然是實力不如他了!”


    姜雲沉默片刻後又道︰“我可以和你做個交易。”


    “我能帶你離開這里,但你必須用你的血脈之術來作為交換。”


    呂丘子看著姜雲,皺起了眉頭道︰“古,當年已經從我這里索要走了我的血脈之術。”


    “你既然是他的弟子,怎麼還需要我的血脈之術?”


    “還有,你為什麼會進入這里?”


    姜雲身為古不老的弟子,有能力帶自己離開這里的,呂丘子自然是相信的。


    但姜雲需要血脈之術,卻是讓呂丘子起了疑心。


    但凡被送入這里的鼎內修士,幾乎都是必死的結局。


    要麼是被這里的環境碾壓,要麼是被這里的鼎外修士給瓜分。


    因此,在呂丘子想來,這姜雲有沒有可能是得罪了古,這才被古送入了這里,借鼎外修士的手,殺了姜雲。


    如果是的話,那姜雲真正是自身難保,更不可能帶自己離開了。


    姜雲淡淡的道︰“我主修的不是血脈之術,所以只會一點皮毛,遠沒有你那麼精通。”


    別說姜雲了,就算是他的師祖南離子,血脈之術,也是不如呂丘子。


    至于原因,姜雲猜測,應該是自己的師父,沒有太過在意血脈之術,所以傳給師祖的也不全。


    “我來這里,是為了提升實力而來!”


    “用你們鼎外修士,來當我的試金石!”


    呂丘子張了張嘴,有心想要譏諷兩句,但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道︰“可以!”


    姜雲接著道︰“除去你的血脈之術外,我還想要一種不受這里環境影響的血脈。”


    “沒有!”呂丘子毫不猶豫的道︰“我共有三十六種血脈,全部是來自鼎外的各個種族。”


    “而鼎外生靈,不管是哪個種族,生來就適應鼎外的環境。”


    “至于可以適應任何環境的種族,我也沒有見過。”


    “要是有的話,我也不會在這里了!”


    “再說,我看你的道身,不是能夠適應這里的環境嗎?”


    姜雲承認呂丘子說的有理。


    鼎外生靈,的確是不需要特意去適應鼎外的環境。


    至于自己有九具道身的事情,姜雲也不準備告訴對方,只是伸出了手掌道︰“那你就先交出血脈之術吧!”


    呂丘子猶豫了一下,便伸手拍向自己的眉心,取出了一個光團,放到了姜雲的手中。


    反正,古不老都已經奪走了他的血脈之術,他也無所謂了。


    姜雲收起光團道︰“現在,和我說說這里的情況。”


    既然都已經將離開的希望寄托在姜雲的身上了,那呂丘子自然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了。


    這里,就被他們稱之為鼎牢。


    呂丘子被送進來的時候,這里大概有著一百多位鼎外修士。


    也並非全部都是超脫,還有一半是半步超脫,甚至是本源境。


    他們也不是同時進入這里,而是分批被送進來的。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聚集在一起,探討著離開這里的方法。


    但是經過多年的嘗試之後,他們不得不放棄了。


    後來,有一位修士因為壽元將盡,突然開始攻擊其他人,想要換取生機,使得這里發生了一場大亂。


    大亂導致了將近三分之一的修士死亡。


    也就是那個時候,童天突然到來。


    他不但以雷霆之勢,終止了大亂,而且為每個修士的魂中添加了封印。


    之後,他們就分散開了來。


    除非是相交莫逆的,否則的話,都是有著各自的地盤劃分。


    未經同意,誰也不得進入其他人的地盤之中。


    再後來,因為這里的鼎外氣息和力量,都是有限制的,使得他們不但無法繼續提升修為,而且甚至不敢隨意動彈,盡可能的不去消耗力量,減少壽元。


    “我們的生活,就是常年閉關,一邊等待著鼎內修士的到來,一邊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呂丘子的這最後一句話,听上去是頗為淒慘。


    以至于涼墨和張太城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暗自慶幸,自己等人沒有被送入這里。


    姜雲卻是面無表情。


    因為,所有鼎內生靈的生活命運,大抵也是如此!


    而且,呂丘子好歹還有點希望。


    可鼎內生靈,卻幾乎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哪怕成為超脫,最終也有可能走不出龍文赤鼎。


    這時,涼墨忍不住問道︰“鼎內不允許有超脫存在,那個古,能輕易的擊敗你們,他為什麼能夠待在鼎內?”


    呂丘子看了涼墨一眼,並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但還是給出了回答。


    “具體原因,我們也不知道,但我們曾經討論過,得出了一個結論。”


    “古,有可能和我們一樣,也是來自于鼎外!”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道界天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夜行月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夜行月並收藏道界天下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