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想要看出茶葉成分,也很簡單,放大鏡的倍數還是不夠,如果給狄瑞龍他們一個高倍數放大鏡的話,仔細觀看,雖然不一定能確認時茶葉,但至少能看出


    有植物成分。但對于有經驗的人來說,稍微仔細一些,根據經驗就足以能判斷出來,不說關海山他們,就算老孟來了,也能做出準確的判斷,可要細致解釋,那就太麻煩


    了。


    陸飛懶得說,他家也就不再追問了,畢竟,他們的志向也不在此處,只是孔佳琪略有遺憾。


    “哥,看來咱們終究是白忙活了,還一位是什麼好東西呢,原來是爛透了的茶葉,別說爛了,就算是好的,也沒有太大價值。”


    本來麼!茶葉的價格就擺在那里,除非是陸飛收藏的那種在特定環境下,完好的保存下來的老茶,還的是發酵過,可以長期儲藏的茶葉,才有收藏價值,其他的,就


    算再貴還能貴到哪兒去?


    子樹大紅袍的價格的確駭人,可那幾棵樹產量就只有那麼多,裝滿這個箱子,絕對不可能。


    陸飛到沒有泄氣,笑呵呵安慰道︰“別這麼早下結論,開這種箱子,不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會不會有驚喜在等待你。”


    孔佳琪聞听眼楮一亮︰“哥,你的意思是,下面還有好東西?”


    說著,孔佳琪的眼楮死死盯著箱子里面的“爛泥”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陸飛卻不著急,笑道︰“我問你,這艘沉船是什麼船型?”


    “螃蟹艇啊!”之前孔佳琪沒在釣魚艇上,陸飛做出結論的時候,她並沒有听到,但作為孔繁龍唯一的孫女,螃蟹艇的架構,她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哪怕是殘的也難不


    住她。


    陸飛點點頭︰“沒錯,那我再問你,依你看,這艘螃蟹艇應該是什麼時代沉沒的?”


    這個問題同樣難不住她︰“從地理位置和船板腐爛程度來看,應該是清末民初的。”


    “完全正確,還有一個問題,清末民初時期的螃蟹艇,一般是用于什麼用途的?”


    “螃蟹艇速度快,靈敏度高,在當時大多數都掌握在不法分子手中,主要用于海上走-私貨物,從中謀取暴利。”孔佳琪道。陸飛毫不吝嗇給她豎了個大拇指︰“又答對了,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從這艘船沉沒的位置來看,當時應該是準備走馬六甲海峽出貨的,螃蟹艇的速度雖然快,但這種船也有一個弊端,就是載貨量比貨運船要少的多得多,走這麼遠的海路,冒著巨大的風險,還用到專門長途運輸的二甲子,難道就只是為了運輸幾箱價值


    一般的茶葉嗎?


    就只是運輸茶葉,成本造價也未免太高了吧,人家打通各種環節,冒著風險走貨為的是從中謀取暴利,就運送這幾箱茶葉,能達到人家的利益要求嗎?”


    孔佳琪耐心的听著,越听眼楮越亮,待陸飛講完,孔佳琪恍然大悟,興奮的差點跳了起來。“我明白了,我終于明白了,茶葉只是掩飾,真正要運送的東西,就是被掩飾的物品,哇,哥,你太聰明啦,不,不對,是我太笨了,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


    麼就沒想到呢,走-私貨物畢竟是違法的,為了避免查抄,肯定要掩飾一下呀,該死,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孔佳琪懊惱的直拍腦門,疼的白子睿直咧嘴。陸飛嘿嘿一笑道︰“你不是笨,還是經歷和見識的太少了,還有一點你沒說對,那個時期的確有查抄走貨的部門,但由于人手有限和裝備不足,那些部門幾乎是擺設,像這種速度奇快的螃蟹艇,即便發現了,人家逃跑他們也追不上,干脆白費力氣,那個時代為什麼有那麼多寶貝流失出去,跟有關部門不作為有直接關


    系,真正被查到的,鳳毛麟角。他們之所以掩飾,並不是擔心被查抄,而是為了偷稅,那個時期海運關稅可比現在高太多了,尤其是個別小國家,比咱們神州關稅還要高出好幾倍,甚至幾


    十倍,不掩飾一下,這錢可就拜拜便宜別人了。”孔佳琪點點頭,認真听著,沒有絲毫的不耐煩,她就喜歡听這些,以前爺爺活著的時候,總是黏在爺爺身邊,他掌握那點知識全都是平時自己听到並記下來的,在這一行業,孔佳琪的確有超高天賦,怎奈孔老就是不教,對這件事,孔老也沒有跟陸飛講過,但陸飛猜想,無非是孔老認為這一行業太辛苦,不希望孫女干這個,再有就是,那個年代的老古董,思想多少有些問題,傳男不傳女的觀念印刻在他們腦海深處,即便親孫女也不想破例吧!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鑒寶狂少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胖爺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胖爺並收藏鑒寶狂少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