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準備晉升融道的入道都要麵對兩大難關。


    一是道紋的銘刻。


    二是道力的積累。


    且不說道紋的銘刻,這是任何準備晉升融道乃至融道都需要麵對的難題,而且還不止一次。


    便隻是那道力的積累,對入道來說就是非常辛苦的事,因為入道修士本身獲取道力就不容易,無論是通過殺敵還是苦修,效率都不算高。


    但每一次銘刻道紋,都需要消耗大量道力。


    隻從陳五雷這邊的情況就可以看的出來,打造融道的計劃執行了這麽久,八十多位入道將自己的一半戰利品帶回來交給陳五雷,可他也隻是嚐試了數次。


    可是現在,這個問題居然如此輕鬆地就被解決了,在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內,一身道力盈滿,這種新奇的經曆讓陳五雷一時如置夢境。


    道力的問題解決了,那麽剩下的就隻有道紋這個難關了。


    “陳兄隻管熟悉道紋,無需在意道力的消耗,我這邊會持續給你補充的,保證你會一直保持著完美的狀態。”陸葉開口道。


    陳五雷深吸一口氣,頷首道:“那就有勞陸兄了。”  以前在偃甲星空的時候,他在靈紋之道上多少也是有些涉獵的,因為偃甲星空的修士,幾乎個個都是偃師,而偃師在煉製偃甲的時候,總是會用到一些靈紋


    。


    道紋隻是靈紋的更高級一些的稱呼,究其根本來說,兩者沒有本質上的不同,最大的區別就是道紋可以承載道力的衝擊,而靈紋不能。


    陳五雷有這方麵的底子,熟悉道紋自然駕輕就熟。  如今他無需在意道力的消耗問題,而且還有陸葉在一旁親自指點,對於如何更輕鬆地構建這道道紋,在構建的時候有哪些基元需要特別注意,陸葉都會一一


    指出。


    如此半月之後,陳五雷已能嫻熟地構建出同氣連枝道紋。


    當然,這種嫻熟對比陸葉借助天賦樹來說,依然不值一提,可已經滿足晉升融道的需求了。


    “陸兄,多謝了,這一次陳某必不會讓你失望!”密室中,陳五雷信心滿滿。


    陸葉觀其神態確定沒有太大問題,這才道:“無論如何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凡事盡力而為就好!”


    “我明白的。”


    “那就祝陳兄一切順利!”


    陸葉走出了密室而在此之前,生命鎖鏈已經解除了。


    古雲流就等在外麵,彼此照麵,陸葉微微頷首,古雲流心頭一鬆,有了陸葉的表態,他也有了很大的信心。


    至於陳五雷到底能不能順利晉升融道,那就要看他接下來幾日銘刻道紋的進展了。


    “古界主,我要回斑斕一趟,幾日內便可歸來。”


    走出一段距離之後,陸葉開口道。


    古雲流雖然不知陸葉回斑斕具體要做些什麽,但隱隱有些猜想,微微一笑:“那就等陸道友好消息了。”


    陸葉頷首,閃身出了戰堡,直朝星淵之門的方向掠去。


    一路疾馳,抵達位置,陸葉邁步走進了門戶中。


    片刻後,返回星淵。  值此之時,依然有大量星淵生靈匯聚在附近,但星淵之門處,卻是被那一千多斑斕人族團團包圍著,哪怕他們這些都隻是入道,可那些足有融道修為的星淵


    生靈也不敢有任何不滿。


    因為這些斑斕人族,背後可是站著好多位融道巔峰的,那可不是他們能招惹的對象。


    留守在這裏的斑斕人族正在等待星淵之門的擴張,等待可以進入星空的那一刻。


    陸葉現身時,諸多斑斕人族紛紛行禮,他略一示意,神念湧動,鋪展四方。


    很快便鎖定了一個方位,朝那邊掠去。


    片刻後,一顆荒星上,陸葉找到了剛從裏界歸來沒多久的黃嗔。


    “陸道友怎麽又回來了?這是有事?”


    黃嗔有些驚奇地望著陸葉,他是知道陸葉已經返回星空的,卻不知他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


    而且不是說那星淵之門無法讓融道通行嗎?陸葉這邊又是什麽情況?


    “我需要黃家主陪我回一趟斑斕。”


    “沒問題!”黃嗔一口應了下來,他最近頻繁進出表裏界,尋找晉升合道的契機,雖然沒什麽具體的頭緒,卻也知道這事急不得。


    反正以後的日子還長,不急這一時,陸葉要他陪同,他當然不會拒絕。


    “什麽時候回去?”黃嗔問道。


    “現在!”


    “需要我做什麽?”


    “我需要黃家主聯絡一下巨人族那邊,告知他們我有能力帶他們離開斑斕!”  陸葉本身對巨人族那邊不太熟悉,四大家族在黃嗔等人離開之後雖然出現了新的家主,但名望上肯定欠缺一些,所以這事還是得黃嗔這樣的老家主去親自談


    。  這也是陸葉特意找過來的原因,他不是非要找黃嗔,宴堯他們隨便哪一位都可以,隻不過其他三位如今好像進了裏界,不見蹤跡,就隻有黃嗔一個人在這邊


    ,這事就落到他頭上了。


    “他們需要付出什麽代價?”黃嗔問道。


    到底人老成精,陸葉雖然還什麽都沒說,但他已經意識到一些東西了,陸葉這邊不可能無緣無故去告訴巨人族這些事,必然是有所求的。


    “一個名額,兩百件道器,不拘品質,但是前提是巨人族強者的離開,不能影響斑斕內整體戰局的走勢。”


    黃嗔頷首:“懂了,我親自去跟巨人族那邊商討,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兩百件道器雖然看似數量很多,但巨人族那邊的底蘊也不淺薄,肯定是可以拿出來的,尤其是可以離開斑斕去追尋合道。


    陸葉當初如果跟他們四位家主提這個條件,他們根本不會猶豫便可答應下來。


    相對於自身畢生的追求,區區兩百件道器又算得了什麽?


    少頃,兩道身影朝斑斕掠去,在諸多目光觀瞧中,徑直投入其中。  斑斕,戰爭是整個星空永恒不滅的旋律,多少萬年來,蟲血二族都致力於擊敗人族和巨人族的聯盟,一統星空,但這個目標卻從來都沒有實現過,甚至都沒


    有接近過。


    陸葉帶著黃嗔,直接出現在了巨人族的疆域中,也省了他趕路的時間。


    留下黃嗔前去巨人族陣營商談,陸葉則目光放空,穿透虛空,看向了極遠處。


    無人窺探到的視野中,一幕幕畫麵,閃爍不停。


    這都是他看到的,斑斕某一處的畫麵,身為斑斕之主,花費一點時間和精力,他隨便可以做到這種事。


    原本他是要將目光鎖定在一個叫蟲皇星的巨大星辰的。


    這地方他沒去過,但是他知道,因為蟲皇星與其比鄰的血皇星,是蟲血二族的根基所在。


    這兩顆雙子星在蟲血二族的地位,類似於人族的本星。


    隻要鎖定了這兩顆星辰所在的位置,他便可以動用斑斕之主的便利,直接跨越空間挪移過去。


    然後找蟲血二族的強者們,友好地商談一下,借一批道器來用用。


    但就在某一刻,陸葉視野中的畫麵忽然定格了一下,無人窺探到的視角中,有什麽東西一閃而逝。


    陸葉頓時露出驚奇神色!


    方才一閃而逝的身影,怎麽這麽眼熟?


    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連忙調整視野尋覓起來,隻可惜哪怕他是斑斕之主,想在這麽大一個星空中,漫無目的地找什麽東西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


    好在運氣不錯,片刻後,他再一次發現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這次對方的速度不算快,正看似悠哉地在虛空中飛行著。


    陸葉終於確定,自己之前沒有看錯。


    可是……它怎麽會在斑斕裏麵?


    陸葉仔細回想了一下,驀然反應過來,這家夥當初搞不好是跟著自己闖進來的。


    一時哭笑不得,若如此,那這家夥可真夠悲慘的,闖進斑斕這個囚籠,就別想再出去了。


    好在它的速度奇快,所以整體看起來沒有受傷的痕跡,隻是那兩隻往外凸起如青蛙一樣的大眼睛,比起初遇時的好奇,多了一些茫然無措。


    它應該也發現這個問題了,那就是無論它飛多快,怎麽飛,都飛不出去!


    沒再理會它,陸葉重新將目光鎖定在蟲皇星與血皇星所在的方向。


    一炷香後,他周身漣漪跌宕,忽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蟲皇星,血皇星,這是兩顆雙子星本身體量巨大無匹,其中強者如雲。


    當陸葉穿梭虛空而至的一瞬間,便察覺到諸多強大氣息,從這兩顆星辰上彌漫而至,那氣息如一根根無形尖刺,刺的陸葉肌膚微疼。


    這一刻,陸葉忽然洞察了許多以前實力低微時,沒有察覺到的一些真相。


    那就是無論人族還是蟲血二族,其實都一直在有意控製彼此戰爭的規模,因為無論人族本星,還是蟲血兩皇星,都有很多強者留守坐鎮。  他們坐鎮在這裏,當然不單單隻是守護自家根基,守護不需要這麽多強者,而是因為如果其中一方出動更多強者的話,另一方肯定也會如此,到時候戰爭的


    規模必然會越來越大。


    真如此,哪怕是融道巔峰也未必敢說自己一定能保全自身。  在其中某一方沒有十足的勝機之前,這些留守的力量是不可能輕易被投入戰場中的。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人道大聖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隻為原作者莫默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莫默並收藏人道大聖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