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鬼霧回流,萬水歸河”的天地異象出現時,整個界河域都是徹底的轟動起來,此前一段時間的壓抑在此時徹徹底底的爆發。


    在那無數座據點城市中,有鋪天蓋地的流光破空而出,然後以疾速對著界河域深處的西南區域趕去。


    此時原本彌漫天地間的薄薄鬼霧,因為回流的緣故,已經形成了一道道不斷對著界河湧去的巨大黑色煙柱,而隻要避開這些煙柱,便是暢通無阻。


    這一刻的界河域,反而是最為安全的時候。


    不過,也就僅限於界河寶域開啟的這段短暫時間,因為此時的安寧,隻是真正暴風雨來臨的前兆而已。


    此時的界河,正在為了此後那場極為恐怖的“黑雨鬼劫”,做著一場深呼吸的醞釀而已。


    各方勢力,也是在抓緊這個空隙,趕往那界河寶域,進行一場盛大的收割,畢竟那裏麵的資源,就算是各大天王級勢力,都是垂涎無比。


    而那種最頂級的築基靈寶,也隻有在那界河寶域內,方才有可能現身。


    天龍城內,此時同樣是熱鬧非凡,無數道光影破空遠去,掠向界河寶域的方向。


    而李天王一脈坐鎮天龍城的人馬,也是以最快的時間聚齊。


    這支人馬極為豪華,以李極羅,李青鵬兩位八品封侯強者為首,其下便是各脈的中流砥柱,如李金磐,牛彪彪,李柔韻,李知秋等六七品的封侯強者。


    再後麵,便是李知火,李佛羅這些衛尊。


    而李洛他們這些大天相境,則是在這支部隊裏麵屬於墊底般的存在,一般來說,隻能跟著大佬們喝點湯水,不過對於大天相境而言,這點湯水恐怕也是足夠了。


    過往不乏有五衛中的大天相境成員,在界河寶域內曆經磨練,並且獲得機緣,一舉邁入封侯境。


    “動身吧。”


    李極羅與李青鵬對視一眼,而後聲音在這支大部隊所有人耳邊響起。


    下一瞬,兩人率先衝天而起,而後大批光影緊隨其後,那浩浩蕩蕩的氣勢,引得無數強者側目,繼而發出豔羨驚歎聲,不愧是天王脈,底蘊就是豪橫。


    天龍閣頂層,李驚蟄雙手負於身後,目光深邃平靜的望著大部隊遠去,他的視線在大部隊中並不起眼的李洛的身影處頓了頓。他知道李洛如今已經處於大天相境的巔峰,同時他也知道李洛是衝著萬丈天相圖這個極限之境而去,因為李洛最終的野心是鑄就十柱金台,成就與薑青娥一般的


    無雙天驕。


    這份膽魄與豪氣,李驚蟄倒是頗為的欣賞。“李洛,你的潛力與天賦,不比青娥差,以往的你,總是習慣韜光養晦,將光芒藏於她的身後,不過等你突破到封侯境後,這份光芒,恐怕就算是青娥,也很難再


    遮掩了。”


    “封侯境,才是你真正顯耀於世的舞台。”


    “盡情將你的光芒綻放吧,到時整個天元神州都會為你側目,而那些覬覦你的魑魅魍魎,就交給爺爺來為你斬除。”


    “當年我未能護住太玄,如今,總得將你護住。”


    “不論是誰,都不能在我麵前動你分毫。”


    天際餘暉下,老人素來冷肅的臉龐,都是變得溫和了起來。


    ...


    李天王一脈的大部隊,疾速而行,中途未曾有任何的停留,最終在將近一日的時間後,漸漸的抵達了界河域西南區域的深處。隨著抵達這片區域,李洛能夠見到這裏的大地都是呈現赤黑色彩,地形複雜無比,時而有巨山攔路,仿佛是要劃破天穹,時而有著地淵縱橫,宛如迷宮,甚至還


    有著宛如山嶽般的巨樹,靜靜的矗立不知多少歲月。


    以往的這裏,都是遍布著鬼霧,其中有諸多詭異異類潛藏,所以一般探險者都不敢深入此處,但如今隨著鬼霧回流,一切都變得極為安靜下來。


    異類的蹤跡,更是消失得幹幹淨淨。


    不過,那種殘餘的陰冷氣息,還是令人感到極為的不適。


    最終,在李青鵬,李極羅的率領下,大部隊落在了一座削平的山巔上。


    “界河寶域到了。”聽到李青鵬這句話,李洛連忙抬頭看向前方,頓時眼瞳微微一縮,隻見在那前方連綿無盡的大地上,仿佛是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色盆地,盆地猶如滅世神獸


    黑黝黝的巨嘴,能夠將天地都給吞噬進去。


    不過此時,那盆地中,有無數道如巨龍般的黑色龍卷水柱不斷的升空,連接著那極為遙遠的界河,將這些黑水倒流而回。


    “界河寶域是界河域最深的區域,故而這裏匯聚著最為磅礴的界河之水,在以往時期,這裏就是一片沒有盡頭的汪洋,即便是上品封侯也不敢進入其深處。”“隻有當“鬼霧回流,萬水歸河”時,這些界河水方才會被倒吸回界河,從而汪洋變地淵,也就給了我們進入的時機。”李金磐望著李洛那副驚歎的模樣,知曉他是


    第一次來此處,於是為他解釋道。


    “原來界河寶域本身是一片“界河海”!”李洛望著那令人畏懼的漆黑盆地,忍不住的感歎道。一旁的薑青娥俏臉極為凝重的盯著那漆黑地域,憑借著自身對惡念之氣的敏銳感知,她能夠察覺到,在這片似乎沒有盡頭的地域中,存在著許多令她都感到毛骨


    悚然的惡念波動。


    “這裏麵,好多恐怖的異類。”薑青娥輕聲提醒道。李金磐臉色也是有些肅然,道:“界河寶域是界河域最為危險的區域,尋常時刻,無數異類蟄伏其中,同時彼此侵蝕吞噬,在其中形成了大大小小,重重疊疊的鬼


    魊,而且也漸漸養出了許多可怕而詭異的異類。”


    “不客氣的說,整個界河域,超過一半的異類,都在這裏麵。”


    李金磐伸出手指,指向了遠處的虛空處,道:“看那裏。”


    李洛目光順著看去,雙目微眯,然後便是驚訝的見到,在那虛空處,竟是懸浮著一張金色符紙,符紙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那金色符紙明明看上去很是普通,但不知為何,卻給李洛一種仿佛連這方天地都被它鎮壓了下來的感覺。


    一種莫名的敬畏感,仿佛是從李洛靈魂深處所散發出來一般。


    “那是...天王之符?!”李洛輕吸一口涼氣,問道。


    這種無法形容的威壓,他在李驚蟄身上都沒感受到過,而李驚蟄如今是虛三冠王,能比李驚蟄強這麽多的,除了那屹立世界之巔的天王,還能是什麽?“嘿,倒是有點眼力。”李金磐笑著點點頭,道:“這張金符上麵,蘊含了天元神州四大天王脈四位天王的一絲天王之力,以此形成了鎮符,封鎮了這片“界河海”


    ,令得其無法擴張的同時,也使得其中的異類無法出來。”李洛嘖嘖稱奇,難怪那小小一張金色符紙,竟然能夠封鎮住這片界河海,原來是匯聚了四位天王的一絲力量,那麽這其中,也算是有他們那位李天王老祖的出手


    咯?“因為界河寶域剛好是界河穿透空間的位置,大量界河之水灌入此處,同時也會帶來無數的異類,這些異類在其中互相侵蝕,吞噬,最終會形成愈發強大的存在,


    這些異類所形成的惡念之氣,會對“四天王封鎮符”造成一些侵蝕,所以每一次界河寶域開啟時,也是一場清剿。”李金磐說道。


    “隻有不斷的將其中一些強大異類剿除,才能夠杜絕王級異類的誕生,免得成為之後“黑雨鬼劫”中的重大隱患。”


    李洛恍然,原來界河寶域的開啟,不僅是一場獵寶,也是一場針對異類的大清剿。


    怪不得這界河寶域四大天王脈本來是可以瓜分獨享,如今卻是主動放開,任由各方強者自由進入,原來也是想要借助其他的力量來清剿界河寶域中存在的禍害。


    “此時界河寶域內的界河水還未完全倒流,所以還得等待一些時間。”李金磐說道。


    李洛點點頭,剛欲說話,其神色忽的一動,轉頭看向遠處的天際,隻見得那裏傳來了磅礴驚人的能量波動,而後有無數道光影呼嘯而來。


    其中有數批人馬規模不下於他們李天王一脈的光影,徑直落向了不遠處的其他山頭。李洛心頭微動,知道那是其他三大天王脈的部隊趕來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萬相之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隻為原作者天蠶土豆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天蠶土豆並收藏萬相之王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