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場!


    一個人是有氣場的!


    而此刻,在所有人的感知中,牧北的氣場無疑非常驚人,比薄業的氣場更強!


    薄業這時眸子微凝,儼然也是感覺到了牧北此刻的氣場之強,眸光漸漸變的十分凌厲!


    在一場生死對決中,氣場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氣場一旦比對手弱了,那麼,敗亡的可能性便就比較大了!


    轟!


    他大幅飆升自己的氣勢,讓通體神能在這一刻沸騰,撐起的槍域也在這一刻綻放無量光,強行被他撐起到千丈範圍!


    與牧北撐起的宇宙範圍一樣!


    見著這一幕,牧北笑起來,看著他道︰“你不自信了啊!”


    六個字一出,薄業頓時身體微顫。


    下一刻,他眸光凌厲起來,盯住牧北道︰“想與我打心理戰?你還差了些!”


    他一抖手中戰槍,而後,戰槍化作一道漆黑色的殺光,剎那間便是抵達牧北跟前。


    而這戰槍周畔,槍域的威能附著著,釋放出壓迫八荒的威能。


    極強!


    面對這樣的一槍,牧北無所畏懼,只是簡單的一劍立劈。


    這一劍立劈下,宇宙之力環繞而來,環繞于誅劫劍外。


    下一刻,劍與槍撞在一起。


    鐺!


    刺耳的金屬脆音響徹整個戰場,劍與槍抵在一起,互不相讓!


    薄業突然結法印,直指牧北道︰“貫穿!”


    鏗!


    漆黑色的戰槍爆發出無盡殺芒,這等殺芒直接覆蓋住了牧北誅劫劍上的星光,而後朝牧北本人淹沒而去。


    剎那間便將牧北淹沒!


    不過,下一刻,伴隨著一道劍吟聲,淹沒住牧北的槍芒粉碎開來!


    與此同時,有一股劍浪以牧北為始點卷開,伴隨著層層星光,眨眼便就抵達了薄業跟前!


    薄業連忙一拳轟出!


    這一拳轟出,一股磅礡拳力浩蕩,配合著槍域之力壓制而上!


    雙方撞在一起!


    轟!


    一聲劇烈轟鳴生出,而後,砰的一聲,薄業整個人暴退!


    這一退,直接便是退出了兩百丈!


    薄業快速穩住身形,而幾乎就是他穩住身形的剎那間,一顆星辰直接落到他跟前!


    這顆星辰雖然不算很大,但所攜帶的宇宙之力卻是十分驚人,直接壓制了薄業四周的每一寸空間!


    一時間,薄業的動作都顯得遲緩起來,剛抬手準備揮拳,星辰便是落在他身上。


    砰!


    薄業橫飛,這一橫飛,足足橫飛出去三百多丈。


    且,在這一擊之下,他整個身體布滿了裂痕,仿佛是老舊的陶瓷般,隨時有可能破碎。


    他穩住身形,一聲暴喝,那黑色的戰槍返回,出現在他手中。


    這一次,他雙手持槍,戰槍與槍域直接融合在一起,整個人爆發出滔天的神輝。


    下一刻,他雙手一槍朝牧北立劈!


    這一劈,一道足有千丈的槍影顯化出來,浩浩蕩蕩的壓向牧北。


    那等氣勢駭人听聞,讓的附近一眾觀戰者個個心悸,許多人連連後退,唯恐在這等氣勢之下被波及到。


    這若是被波及到,不死也得脫層皮!


    牧北迎著這一擊,卻是絲毫不懼。


    他松開誅劫劍,整個宇宙泛起熊熊星芒,這些星芒快速匯聚而來,環繞在誅劫劍周圍,以誅劫劍為核心演化出滾滾劍氣。


    鏗!


    劍威滔天,震耳欲聾!


    下一刻,他彈指,誅劫劍直接化作一道劍光飛出!


    攜帶著滾滾劍氣直沖而上!


    下一刻,這一擊與千丈槍影撞在一起!


    轟!


    劇烈轟鳴響徹蒼穹,崩碎四周所有空間,衍生出一股股毀滅性罡風。


    這等罡風中夾雜著一縷縷電弧,電弧 里啪啦的響,仿佛是滅世雷霆般。


    下一刻……


    喀!


    一道輕響傳出,千丈槍影出現一道裂痕!


    隨後,這道裂痕開始蔓延,轉眼間便就遍布整個千丈槍影,而後,終于,這桿足有千丈的槍影豁然炸開!


    砰!


    薄業蹬蹬蹬後退!


    這一次,他退出去了十幾丈!


    而剛一穩住身形,他嘴角便是溢出一縷血水,而後,鼻孔內也是有血水溢出來!


    牧北這時抬手一點,四周的一顆顆星辰直接朝著薄業壓去!


    薄業暴喝,猛的一槍橫掃,無盡槍芒再次顯化,與這些星辰踫撞在一起!


    這一次踫撞,其中一些星辰被掃飛了,但,更多的星辰卻是落到了薄業跟前!


    薄業再次揮槍,與這些星辰相撞!


    砰!


    他再次暴退!


    而與此同時,一大片星辰劍氣抵達跟前,將他籠罩!


    薄業暴喝︰“給我碎!”


    他通體綻放槍芒,強行撕裂開這些星辰劍氣!


    而就在這時,牧北出現在他跟前,誅劫劍隨意一斬!


    薄業來不及反擊,只得快速閃避!


    但,這一次的閃避也是沒有完全避開,誅劫劍落在他胸口。


    嗤!


    伴隨著這麼一道響聲,他胸前被劃開一條長長的劍痕,有血水濺在空中。


    混沌葫蘆蹦︰“好了,這一戰結束了!”


    小鼎道︰“一首涼涼送給他!”


    誅劫劍帶有死靈之力,一旦被劍刃劃傷,死靈之力就會立刻侵入體內!


    在與牧北實力相差不是非常大的情況下,只要被誅劫劍劃傷,那就必死無疑!


    “啊!”


    慘叫聲這時響起,在小靈初喚出的時空長河之下,薄業的第六戰將承受不住了,直接在無窮的時空之力下化作灰燼!


    而照由和陸三宗等人,這個時候也是狼狽不堪!


    時空眼的力量太強大了,他們合力也難以完全抗住!


    小鼎道︰“這邊也要涼涼咯!”


    牧北朝那邊掃了眼,微微一笑,而薄業則是面色十分不好看!


    他看著牧北,手中戰槍光輝灼目,猛的一槍掃出,一道霸道槍浪卷向牧北!


    而後,他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被時空之力壓制的照由等人跟前,直接以霸道的槍芒撕裂開時空長河!


    照由等人松了口氣,道︰“多謝薄業大人!”


    薄業沉聲道︰“走!”


    現在,他不是牧北的對手,而照由等人不是小靈初的對手,繼續一戰都會死!


    他帶著照由等人迅速退離!


    而就在下一刻,他突然間身體劇顫,直接噴出一口血水。


    而這血,是黑色的!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一劍絕世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貪睡的龍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貪睡的龍並收藏一劍絕世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