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仙鶴見他還有疑問,接著道︰“你們的小命本跟我沒什麼關系,可執念若重生,第一個就會滅掉我,否則他日尊者恢復,不會饒過它的。”


    姜凡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仙鶴一直誤導他們,還真是不想讓人找到這里。


    只是姜凡把著想成了護寶靈獸的作風,還真是天大的誤會。


    但有一點沒有錯,姜凡確實是被寶物吸引而來,那便是赤火羽。


    對于藥師來說,材料、藥方必不可少,其次對丹藥品質影響最大的,便是火種。


    這赤火羽就是極佳的火種之一,相傳只有修煉火法的妖獸或妖族達到極高境界才會長出一根。


    煉制成法寶,品質驚人。


    這對姜凡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姜凡很直接,直接道︰“這赤火羽我要帶走!”


    “這本就是傳承獎勵的一部分,不過要等這執念消散才行。”


    姜凡點點頭,願意等待。


    他盤膝而坐,原地修煉起來。境界提升他也要鞏固一番才行。


    一個時辰後,姜凡突然睜開雙目,神像上的氣息已經消散。


    落在神像上的仙鶴身形慢慢變得虛幻,最後化作一道光芒進入神像當中。


    那赤火羽化作一團火朝姜凡飛去,炙熱無比。


    “你能承受住這赤火羽的高溫,就把它帶走吧。你也算幫了我大忙!”


    姜凡沒有回應它,注意力集中在赤火羽上。以他對火焰的控制力,對異火的了解,自然有應對辦法。


    先以御火之術抵擋,那赤火羽的溫度瞬間升高。姜凡並不著急,一點一點控制赤火羽,以凡火同化。


    不到十分鐘,赤火羽化作一道紅光,沒入姜凡體內。


    漂浮在氣海中的殘卷旁,安定下來。


    那神像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姜凡轉身離去。


    這次雖然有些危險,但收獲頗豐。


    他重生可能就跟這殘卷有關,這次關鍵時候,殘卷再次護主,可見其靈性。


    走過黑暗的洞穴,姜凡回到入口處。


    就看到獅承天正瘋狂的敲打著洞口處,從里面也能看到一層結界的存在。


    看到姜凡沒事,獅承天這才松了口氣,可惜他說什麼姜凡完全听不到。


    當他來到結界前,姜凡發現這洞口現在可出不可進,絲毫沒有費力就穿過洞穴。


    獅承天上下打量著姜凡。“你沒事吧?”


    姜凡笑道︰“好得很!”


    獅承天感受到了姜凡境界的變化,面露喜色︰“你突破了?嚇死老子了,剛才還以為你要被算計,那只混蛋仙鶴,沒有好心眼。”


    姜凡問︰“當年你看到的寶物,是否是一根紅色的羽毛?”


    獅承天先是一愣,馬上想起了什麼︰“沒錯,那羽毛仿佛火焰一般,熱得很。我幾次要抓都縮了手,可那只仙鶴好像不在意似的,不知道為什麼。”


    姜凡沒有過多解釋,二人原路返回,很快便下了山朝浴龍潭的方向趕去。


    在這里耽誤了一整天,韓千雪恐怕要等急了。


    這次下山後,已經可以看到一些年輕的冒險者,有的獨行,有的成群結隊。


    二人實力明顯高出一大塊。


    進入秘境的並非都是少年天才,很多少年都想到這里踫踫運氣,期待一步登天。


    一邊趕路,姜凡也有留意其他人的話。


    “玲瓏閣知道的比一般人勢力都多。他們這一路都沒有停留。大戰黑甲蟻時,他們都沒說幫幫忙,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按照推算應該是這個方向。走下去就是了!”


    “你們倆進來的晚,我可是第一批進來的。當初要不是小天王楚戰帶著其他人一同掃蕩黑甲蟻,硬是把黑甲蟻逼回蟻巢,不知道多少人會死在這里。楚戰仁義無雙,實在令人佩服!”


    听到小天王楚戰,姜凡一喜,種種回憶涌現在腦海深處。


    自己遇險被擒,他以一人之勢硬闖一個宗門,將自己帶回。


    亂世時那驚天一戰,那挺拔的身影致死也沒有倒下,手提長槍同輩當中幾人能敵?


    可身為藥王的自己,抵達時,他已經不在,無力回天。


    如今再听到這個名字,姜凡心頭激動,自己要見的人,竟然都來了。


    回過神想起玲瓏閣。


    如果按照韓千雪給他的地圖來看,玲瓏閣的修士應該也去了浴龍潭。


    這時,獅承天拿著地圖,沒好氣道︰“這地圖畫的也太潦草了!”


    姜凡不以為然。“方向沒錯就行。咱們加快點速度。”


    “要不我用獅身帶你?速度絕對比我們跑著快!”


    姜凡听後連連搖頭。


    “還是算了吧,人多口雜。讓妖族知道,麻煩不斷。”


    ……


    一晃十天過去,姜凡時不時的用殘卷感知一下周圍,遇到特殊的草藥就會停下采集,靈藥更是一株都不放過。


    浴龍潭雖為潭,但直徑也超過千米,被密林包圍在中間。


    密林中,姜凡和獅承天抓了只妖獸烤著吃,十分悠閑。


    當日因為走的太急,根本沒有定好具體到什麼地方會合。


    姜凡之前以為這不過是一條黑龍沐浴的地方,完全沒想過這里會這麼大,現在想會合,全得靠運氣。


    獅承天吃的滿嘴是油,還不忘嘲笑二人。


    “你倆可真是奇葩的,這麼大的林子靠運氣得找到猴年馬月去。”


    姜凡笑道︰“吃也堵不上你的嘴。不用著急,之後有什麼風吹草動,咱們去湊熱鬧就行了,總會遇上的。”


    獅承天朝姜凡豎起拇指,表示佩服。


    來到湖邊,獅承天直接跳到水中,想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可他剛跳進去,就慌張地朝姜凡揮手。


    “快拉我上去!”


    姜凡一愣,發現獅承天竟然不斷下沉,水轉眼已經沒過頭頂。


    姜凡沒有冒險從百寶囊中找出繩子,將一段拋給獅承天,待他抓住之後,用力將他拉回岸邊。


    一上岸,獅承天大喘著氣,盯著湖面。


    “這湖水太他娘的邪門了,水底仿佛有什麼東西再拉我。完全游不上來!”


    姜凡搖搖頭︰“沒東西拉你,要不然我也不會輕易就把你拉上來。這潭問題!”


    說完,姜凡在旁邊的樹上摘下一枚葉子,緊接著直接丟入潭中。


    那葉子沒有堅持一秒鐘直接沉入水中,姜凡馬上知道怎麼回事。


    “這潭水竟沒有浮力!看樣子應該是被人設下陣法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


    獅承天郁悶道︰“秘境當中果然什麼地方都可能出危險,要不是,剛才豈不是要了我的命?”


    姜凡笑道︰“你就站在湖邊用水擦一擦算了。涼快涼快咱們就走!”


    獅承天興致全無,把衣服脫下來擰干。“直接走吧。這浴龍潭太邪門了。”


    到了這第二天,終于有消息傳來。


    玲瓏閣三人抵達浴龍潭後,盤坐在湖邊,不知在等待著什麼。


    一天前發現被人窺視,于是在密林深處揪出了此人。


    玲瓏閣三位弟子圍攻此人,差點將其斬殺。


    而這人的朋友快速支援,救走他,並揚言要跟玲瓏閣的三位斗上一斗!


    獅承天拿著一塊肉送入口中。


    “這算出事嗎?要不要去湊熱鬧?”


    姜凡點點頭︰“當然要去,玲瓏閣應該知道這浴龍潭的秘密,我想韓千雪應該也會在那出現。”


    不只姜凡這麼想,得到這個消息後。很多修士都朝著那個方向敢去。


    誰都想去踫踫運氣,萬一得到好處,那這一趟就不算白來。


    二人站在人群當中,獅承天的大塊頭到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看著遠處對峙的兩伙人,姜凡嘴角上揚,那狄丘果然也在其中。


    不得不說,玲瓏閣的弟子實力都不錯,三人都是先天境,其中一人達到了先天境中期,三人聯手,在這秘境中,還真不懼什麼。


    而對面一共五人,裝扮不同,氣勢不同。不過也有兩人達到先天境。其中一個還是個熟人,正是秦峰。


    狄丘看到秦峰眉頭緊皺,顯然並不爽。


    “好你個秦峰,我當是誰這麼大膽子。當日在龍澤湖氹砥@愣崳醫舛臼ё  緗裾椅衣櫸常 閌竊諭嬲璊踶走Tbr />

    秦峰依然如同以往一樣,滿面笑容,風度翩翩,折扇在手中。


    “狄丘,這麼說就沒意思了。這次是你們玲瓏閣先傷我老友,我自然不能不管。”


    狄丘怒道︰“要不是他窺視我等,我們會出手動他?”


    那身上有傷的家伙站在秦峰旁邊,開口道︰“你們玲瓏閣太霸道了吧?眼楮長在我自己臉上,我願意看什麼就看什麼,關你們屁事。在外你們有宗門老家伙護著,在這沒人在意你們的身份,大不了拼個魚死網破!”


    狄丘身邊的男子道︰“大言不慚,就憑你們?”


    秦峰上前一步︰“莫道!這麼久不見,你還是這臭脾氣!不過十年內,你還沒勝過我!我想今天也不會!”


    秦峰臉上的笑容全無,整個人變得十分平靜,盯著對方,顯然已經準備好隨時出手。


    姜凡站在人群中四處打量著,尋找韓千雪的身影。


    玲瓏閣這三人都在這等著,韓千雪沒道理不在。


    至于秦峰的安全,姜凡並不擔心。這家伙敢站在那,必然就有一定把握。


    兩伙人都已經準備好出手,秦峰手上的折扇泛出一層光暈,顯然是件靈寶,就是不知品質如何。


    可就在這時,平靜的湖水突然起了一絲波瀾,隨後湖面竟然出現漩渦,漩渦也是越來越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重生藥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賊公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賊公子並收藏重生藥王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