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凡此時才不會理會他們的話,事已至此,這天劫無法逆轉。


    不過有人挑釁,他便會頂著天劫朝著那人追去,這下可實在讓人心驚,很多人都怕沾染天劫,不斷躲避。


    這下就成了一個十分令人想笑的畫面,姜凡時不時的追擊修士,那天劫所到之處,所有人都跟著散開,誰也不敢靠近。


    不過那幾個改命境的高手一直沒有離開,他們在不同方向遠遠觀望著這邊的情況,十分平靜。


    姜凡的實力不錯,可惜境界擺在這,在他們看來,就算天才再強,也只是弱者而已,如今頂著天劫,讓人無法靠近爭奪,可這天劫可能一直存在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這也是這些高手沒有離開的原因,特殊的傳承他們必須爭取,他們當中有幾個更是直接盤坐起來,在他們看來,姜凡渡劫之後才是大戰的開始。


    遠觀的這些高手到時都是敵人,必然會因為這個傳承大打出手,如今也是恢復戰力的最好階段。


    足足兩天時間,姜凡一直放慢渡劫的速度,哪怕多經歷幾次洗禮,他也不想把這傳承送給別人。


    奪命境的修士們此時都已經離開,看著周圍改命境的高手已經超過十人,他們留在這里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留在這,還不如繼續向前,爭奪屬于他們的傳承。


    被這麼多高手盯著,姜凡干脆盤坐,以雷劫之力盡可能淬煉肉身每一寸,時時刻刻保持最佳的狀態。


    天劫的氣息逐漸開始減弱,所有高手幾乎同時睜眼,朝著他這邊看去,眼神閃爍,他們都很清楚,天劫接近結束,按照這樣的速度,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結束。


    可姜凡依舊安靜盤坐在那,根本不在意有多少高手在附近。


    一直到最後一道雷劫落下,姜凡頂著雷霆站了起來,看著前方的高手,眼神充滿自信。


    他嘴角上揚,神色無比輕松,沒有任何緊張之色。


    一個高手冷眼看著姜凡,有些不爽。


    “年輕人,這次看你還拿什麼威脅我等?趕緊滾蛋,接下來的戰斗不是你能摻和的,你不會以為還有辦法阻止我們吧?”


    這人雖然冷漠,語氣也不好听,但言語卻帶著幾分善意,勸說姜凡離開。在他看來姜凡如果留在這,很可能會隕落在此,他都活了很久,有愛才之心,不想這樣一個有天賦的年輕人就這麼隕落在這種地方。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這麼想,另一人開口道︰“想走?沒那麼容易吧?一個小人物仗著有幾分天賦,耽誤我等這麼長時間,今天我教訓下這個小鬼,他就不知死活。一會我要代他家長輩教教他怎麼做人。”


    但此時天劫的氣息還沒有完全散去,這些修士沒有一個願意湊上來,他們都很清楚亂來的後果。


    他們已經等了三天,也不差這一點點時間。


    姜凡此時還站在那,完全沒有離開的想法,一道強大的氣息快速接近,讓他笑意更濃。


    “這秘境是我的,你們趕緊走吧,不想為難你們。”


    他聲音平靜,卻無比堅定,這些高手完全不明白他從哪里來的自信,到了這個時候,竟然也如此。


    “好狂妄的小子,既然你不走,所有後果你自己承擔,這是攀藤節,每次不知道多少人隕落在這,也不多你一個少年天才,更何況是你自己找死,沒人救得了你。”


    天劫的氣息逐漸消散,姜凡卻沒有猶豫轉身走入那禁制當中,不再理會眾人。


    眾修士皆驚,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大膽,如果外界戰斗起來他還有地方逃竄,可進了秘境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跑的機會都沒有。


    幾個修士同時朝著秘境入口沖去,氣息瞬間發生踫撞。


    這些高手也都不是熟人,雖然想阻攔姜凡得到傳承,但他們也不可能把機會留給其他人。


    此時便是如此,他們不斷相互攔截,境界又相差不大,不斷逼退對手,一時間竟然沒人能夠靠近那入口。


    幾十招過後,一老者直接開口,提醒眾人。


    “我們這樣打下去,還不等分出勝負,那傳承就已經被那小子傳承拿走了,現在不是戰斗的時候。”


    眾人同時後退,然後看向他,此人的威望顯然不小,一個稍微年輕的修士道︰“吳老,你說個想法吧,你的人品我還是相信的。”


    其他人同時看向他,顯然想看看他會怎麼說。


    那老者開口道︰“現在最重要的當然是阻止那小子得到傳承,這樣我等才有機會。如果各位相信在下,在下願意先進入秘境將那小子擒出,然後我等再分勝負。”


    听到他的提議,有人點頭,有人眼中帶著幾分懷疑。


    其中一人道︰“吳老,如果你見利忘義,到時提前奪了傳承,我們上哪說理去?”


    吳老道︰“我可以立誓,我們沒分出勝負之前,我絕對不會接受傳承,這樣如何?”


    誓言在這個世界來說十分重要,因為法則的約束力,誓言一旦施下,如果違背,後果十分嚴重,甚至會影響道心,所有修士們對誓言十分重視。


    吳老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幾個有些懷疑的修士也紛紛閉嘴,同意這個想法。


    吳老走出,直接朝著那入口走去,目標是姜凡,必須先把他抓出來才行。


    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身形高大,十分驚人。瞬間從遠處跳到人群當中,一巴掌掀飛吳老,那火紅的頭發,令人生畏。


    “都給我滾!”一聲怒斥,紅色的頭發上更是出現一層紅色的火焰,氣勢無比驚人。


    十幾個改命境修士感覺到強大的壓力,心中無比忌憚,連連後退。那強大的境界氣息壓制著他們,讓他們不得不瞪大眼楮,吃驚的看著眼前修士。


    吳老在青藤上掙扎了兩下才抓住沒掉下去,站穩後看向來人,心頭一顫,驚呼道︰“神台高手。”


    這個境界的高手在長命界中可不多見,而那醒目的紅發幾乎馬上讓人聯想到他的族群。


    “控炎族超級高手!”


    幾個修士連連後退,同時抱拳,不敢靠近。


    來人正是火焱,姜凡感受到他靠近的氣息,這才會如此自信,絲毫沒有忌憚。


    火焱掃了這些修士一眼,接著道︰“這傳承跟你們無緣,還不滾嗎?”


    吳老道︰“不敢不敢!真沒想到控炎族的前輩竟然也會前來這攀藤節,不過我們可以不跟前輩爭,不過那傳承當中已經進入了一個小家伙,前輩如果想要這傳承,還要盡快進入其中,否則就要被那小子先摘了桃子。”


    火焱沒有多言,直接盤坐在入口,不再理會眾人。


    有他在這,誰敢靠近?


    他們不得不退讓,剛才氣勢洶洶的氣氛完全消失,控炎族的大人物,他們可不敢得罪。


    不過他們實在想不通,這樣的大人物為什麼會留在這入口還不進入傳承地?


    他們一同離開,有人道︰“你們說那控炎族的超級高手會不會給那個小子掩護?否則怎麼會來的這麼湊巧?那小子更是對我們毫無忌憚,這實在有些奇怪。”


    那吳老開口︰“具體因為什麼我不清楚,不過控炎族跟人類幾乎沒有來往,就算哪個勢力對他們有恩,也只是會派出族人前去幫忙,怎麼可能派出一個這樣的超級高手?那可是神台境界的修士,整個長命界恐怕也沒有幾人。”


    “難道那年輕人是控炎族血脈?”


    可惜他們猜測半天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有一點他們清楚,如果這控炎族高手一路護著姜凡,那這攀藤節中,這個年輕人基本上可以橫著走了。


    火焱守護在禁制入口。


    姜凡已經召出小月兒,這里依然只是人面黑妖,以小月兒的實力還可以獨立應付,並沒有多大壓力。


    姜凡率先感受了這里的氣息,和他之前想象的有些不同,這里雖然還是那種特殊的生命力,但卻多了幾分靈藥的氣息。


    他仔細打量著周圍,發現一道道氣息正圍繞在他周圍。


    那屬于藥氣和自然之力的集合,姜凡以丹道篇分析卻並沒有分辨出這屬于哪一種藥氣,顯然已經算不上藥氣種類了。


    火光點燃,照亮周圍,驚喜的發現這里並非和之前一樣只是山洞,而是一個宮殿,十分華麗。


    小月兒干掉那幾個人面黑妖之後這才跑會姜凡旁邊,高興的詢問姜凡︰“哥哥,究竟是怎麼回事?那麼多高手都阻止不了你進來秘境嗎?”


    姜凡笑道︰“等之後介紹你一個翁翁認識。”


    小月兒十分聰明,直接想到了什麼,開口詢問姜凡︰“哥哥難道又找到護道人了嗎?比之前那個比較,哪個厲害一些?”


    姜凡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你這丫頭真聰明,哪個厲害你自己去感受好,就在外面幫我們守門,你可以去看看。”


    小月兒連連點頭,隨後一個閃爍消失在原地。這秘境對她來說來去自如,完全無法阻擋。


    姜凡則直接朝著建築前方走去,那里的靈力最為強大,應該是傳承的位置。


    所過之處,都會被姜凡的火法照亮,盡頭的景象讓姜凡也是為之一愣,有些沒有想到。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重生藥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賊公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賊公子並收藏重生藥王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