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老遠這他們二人就看到了這邊的天劫異象,所以第一時間飛往這邊,當看到這麼多高手在此,那九天閣的管事也大吃一驚。


    “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高手齊聚在此,看來這邪修確實搞出很大麻煩來。”


    何玉直接拉著身邊的馮瑤道︰“師傅,就是這個家伙,他不相信我們的話,害的那家伙差點被輪回境高手圍攻。”


    那管事听到何玉的話也是一愣,隨後連忙道︰“這位姑娘,這話也不能就說一半,我可是一直按規矩做事,我得到的線索也讓你們看了,我這次更是直接到此來把整件事搞清楚,已經足夠誠意了吧?”


    當時這管事對趙昕等人絲毫沒有退讓,不過此時當著這麼多輪回境修士的面,顯然也不敢不低調。


    “那造成血案的邪修此時在何處?”


    姜凡直接道︰“這麼多前輩聯手,當然已經被滅掉了。”


    那管事听到這話不免有些驚訝。


    他開口問道︰“按照我得到的消息來看,被那邪修冒充的修士也在這里出現了,不知那修士是否還在這邊?”


    姜凡拿掉遮面的布,開口道︰“你說的是我吧?”


    看到姜凡的面容後,那管事點點頭。


    “之前我們得到的消息就是你這張面孔造成的血案,這是那一段記憶的片段。”


    說完他便將那塊靈玉交給姜凡,姜凡接過後直接將神識投入當中。


    當看到那片段之後,姜凡馬上想到了當日的情況。


    “沒想到那天他竟然發現了我在追蹤他,這麼看來,那天應該是我被他算計了……”


    孫家的老者也在這時開口道︰“我們來的時候確實看到了另外一個相同面容的邪修,從那人的手段來看,那個家伙應該才是當日造成血案的邪修,我們二人可以幫忙作證,九天閣還是盡快將那懸賞撤掉好了,現在也已經不需要懸賞了,那個邪修已經被解決!”


    姜凡剛才給了他們台階下,所以這二人現在也還人情給姜凡,主動出面。


    那九天閣的分部管事听到他們的話,連忙點頭。


    “既然這麼多位前輩願意出面,我當然願意信任,我這就吩咐下去,讓他們盡快把懸賞撤下來。”


    何玉听到他這麼說直接開口道︰“只是撤下來有什麼用,你還得把送往總部的懸賞消息追回來才行。”


    那管事笑道︰“這個可以放心,弟子會直接將消息盡快送往總部,之前的懸賞也就自然作廢了,不會因為這個給小友帶來麻煩的。”


    “這還差不多。”


    那管事看了看遠處正在渡劫的骨邪。


    看到那金色的骷髏,幾乎可以斷定那絕對是一種魔功。


    再看看那雷劫的情況,他接著問道︰“那邊現在渡劫的邪修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擊中出現這麼多強大的邪修,從我們九天閣這些年在此搜集的情報來看,這顯然很不正常,難不成這里有什麼東西吸引那些邪修前來?”


    雖然不知道骨邪還有之前的小沫跟姜凡有什麼關系,不過她們跟姜凡一同出現,還聯手對付那個邪修,肯定有所關聯。


    所以張懷玉直接幫姜凡解圍道︰“對付那只邪修的時候,也有這位修士出手,她也是為了除惡而來,戰斗中獲得領悟,一舉突破。”


    “原來如此!既然事情都已經搞清楚,那在下也就不在這里多留了,先行一步。”


    “請便!”


    那管事跟眾人打了個招呼,隨後轉身飛走,他也需要盡快把這件事處理完才行。


    孫家兩位老者隨後也跟馮瑤打了個招呼,隨後便轉身離開。


    畢竟這件事已經結束,他們弟子的仇人已經被解決掉,骨邪渡劫也接近完成,這里已經沒什麼吸引他們了,留在這里面對姜凡反而有些尷尬,所以才早早離開。


    遠處一些看熱鬧的修士則沒有靠近這邊,畢竟這麼多輪回境高手聚集,給他們太大壓力。


    等那幾個外人離開,姜凡再次遮擋面容。


    見他如此,張懷玉道︰“你這小子果然低調,換做那幾個小鬼有你這等手段,恐怕恨不得讓全天下的修士都知道。”


    姜凡道︰“晚輩只是不想惹麻煩,不管怎麼說,這次都要謝謝幾位前輩出手相助,將來有需要晚輩的地方,晚輩一定義不容辭。”


    張懷玉笑道︰“那你這小子可要努力修煉才行,我們可是很期待你踏入離塵境,甚至更強的輪回境,到那個時候,肯定很多事都需要找你幫忙。”


    “那前輩可能需要多等幾年才行了。”


    張懷玉摸著自己的胡子︰“無妨無妨,我們還能活很多年……”


    趙昕等人這次的做法無疑讓姜凡對他們更有好感,雖然接觸的時間並不算長,但對方已經拿他當朋友,姜凡當然也會好好對待這份友誼。


    眾人當中,哪怕是開始對他有些忌憚的刑仇,此時看他的眼神都已經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姜凡看向趙昕等人︰“我的附靈玉你們隨時帶著,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我一定盡快前往。”


    說起這個,何玉直接道︰“你這家伙為什麼總壓制自己的氣息?我們拿著你的附靈玉都沒辦法盡快找到你,這次更是在路上浪費了很多時間,你不會在外面有很多仇家吧?難道是在躲著誰?”


    姜凡撓了撓頭,尷尬道︰“這次是為了對付那個邪修,即便我已經很小心,還是被那家伙發現,否則也不會冒用我的相貌了,這次解決這個家伙,之後我盡量不去掩蓋自己的氣息便是。”


    說起那個邪修,張懷玉開口問道︰“你怎麼會招惹了一個那麼強大的邪修?如果不是那個同樣強大的女子,就算我們幾個趕來,恐怕也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馮瑤說的話更直接︰“大哥,你這未免太看的起咱們了。就憑我們幾人的修為,不逃的話全都得交代在這。”


    姜凡笑道︰“其實這附近還有一處小世界,那家伙就封印在那小世界當中,我無意將他從封印中放了出來,而看守他的就是之前那個高手,我答應她會幫她找到這個家伙,之後就誤入霧林,結識了吳老爺子,後面的事情各位就都清楚了。”


    他接著道︰“當我們的試煉結束,那位高手找到我,提出合作,因為我可以布置一些比較奇特的陣法,然後再用那家伙需要的東西作為誘餌,引他入局就行了。可惜還是棋差一著,如果不是幾位前輩出手幫忙,那家伙就要再次跑掉,到時候可能就再也沒有困住他的機會了。”


    張懷玉道︰“原來如此!”


    吳剛道︰“之前這邊盤踞著一群邪修,為首的家伙還算守規矩,他們不敢招惹我族,所以倒也相安無事,不過他們聚集在此,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他們,看樣子很可能就是姜凡說的秘境,這樣的話,一切也就都能解釋得通了。”


    馮瑤提醒姜凡道︰“如果是這樣那當然好,你這小家伙以後在外歷練,還是距離那些邪修遠一點,雖然你也會一點魔功,但畢竟跟他們不是一路人,邪修身上多半都有血案在身,過多接觸很可能被他們牽連,他們對其他修士不講道理,那些修士對待他們同樣不講道理的……”


    姜凡點點頭︰“晚輩明白了。”


    眾人又聊了會。


    遠處的天劫逐漸衰減,劫雲慢慢散去,骨邪身上雖然出現一些傷勢,不過並無大礙,此時的她達到了輪回境第二重,根本不會有人會主動去找她麻煩。


    她平復了自己的靈力後,起身帶著那巨大的金色骷髏轉身飛走,並沒有理會姜凡。


    姜凡知道她離開的方向正是小沫那邊,她們應該會合去了。


    看到骨邪離開,遠處一些修士紛紛開始議論起來,他們顯然都很好奇骨邪的身份。


    而張懷玉等人則把目光回到了姜凡身上。


    “那個女子不是你的人嗎?”


    他們剛才看到骨邪出現在姜凡身邊。


    姜凡道︰“都是那位高手布的局而已,我只是幫忙布置了一個陣法,然後利用洞天靈寶將那修士藏起來準備致命一擊而已,現在已經解決掉那個麻煩,她也就離開了。”


    吳剛朝姜凡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實在不行就跟這群小鬼同行好了!”


    說完掃了張懷玉等人一眼,接著道︰“這幾個老家伙有很多好地方等著讓徒兒們去歷練,跟著他們,你肯定不會吃虧的。”


    姜凡道︰“晚輩接下來確實還有個地方要去。至于趙大哥他們以現在的修為,足夠應付大部分麻煩了,如果遇到那種很危險的試煉,隨時可以找我,只要我得到消息,馬上就會前去支援。”


    說完,姜凡拿出一塊特殊的附靈玉,隨後交給趙昕。


    “趙大哥,這附靈玉是我特殊煉制而成的,就算我隱藏了自己的氣息,這附靈玉同樣可以聯絡到我,你只需要激活上方的陣法,我就會明白,你們需要我支援,只要在這上九天當中,我肯定盡快抵達。”


    趙昕接過附靈玉,直接收入懷中。


    “有麻煩,我們肯定不會跟你客氣的。”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重生藥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賊公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賊公子並收藏重生藥王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