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通?”


    程處默騎在馬背上,沖到隊伍前面,目光看向前方的持槍少年,皺眉道。


    此刻雖然夜色已經降臨,但是月色正明。


    雖然看不清楚臉,但是程處默還是能分辨出對面來人。


    羅通,越國公羅成唯一的兒子,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擋住眾人去路。


    程處默可不相信,這只是湊巧。


    不然,羅通身後的那些蒙面人要如何解釋?


    “這是要干什麼?”


    “他們是來殺我們的嗎?”


    “我們也沒有得罪誰啊。”


    “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好可怕。”


    隊伍里,鄉親們自然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不免得面露驚懼。


    對面來人並未回應程處默的喊話,而是目光冷漠的看著前方的一眾鄉親們。


    “你們是如何印刷出那麼多書的,將印刷方法說出來,饒你們不死。”為首之人冷漠說道。


    身後的蒙面漢子紛紛舉刀,目光猙獰的看著眼前的村民。


    “是趙小哥的敵人。”


    “想來是斗不過趙小哥,只能找我們這些老弱病殘的麻煩,真是一群孬種。”


    “鄉親們,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就算是死了,趙小哥也會為我們報仇的。”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對,我們什麼都不會說!”


    村長明白這些人是找趙辰麻煩的,心下一橫,與眾人喊道。


    其余鄉親們雖然也害怕,但是仍然強忍著內心的恐懼,紛紛喊道。


    對面少年見鄉親們如此,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長槍在夜空中劃過,一道銀色光芒咋現。


    “我不想濫殺無辜,你們莫要逼我。”對面少年冷聲道。


    “羅通,俺知道是你,你若是想要殺他們,便先殺了我。”程處默抽出馬背上掛著的長槊,面色一沉。


    對面沉寂了片刻,不聞任何聲音。


    “程處默,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何必為了這些人,把自己的性命送掉。”對面傳來聲音,似乎有些不忍。


    “羅通,你父親羅成堂堂正正,怎麼到你,連劫道的事情都能做出來?”


    “還是對一群手無寸鐵的百姓,俺對你真的很失望。”程處默面色陰沉,吼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有的是自願,有的是被迫。”對面再次傳來聲音。


    平靜至極,情緒沒有听出來半點波動。


    “那你是被迫,還是自願,你父親一生為國為民,你呢,與世家同流合污,戕害百姓不成?”程處默吼道,長槊緊緊捏在手中。


    羅家槍法,他肯定是打不過的。


    便是秦懷玉,也不是羅通的對手。


    整個大唐,估計也只有李若霜一人,單打獨斗可以拿下羅通。


    可今日他要是不上前,這些鄉親們必定會死絕。


    趙辰那邊他如何交代?


    羅通殺完人,以趙辰的本事又豈能查不出來?


    自己到時候是說真話,還是幫忙隱瞞?


    趙辰知道是羅通干的,會放過他?


    程處默只是片刻,便決定要攔住羅通。


    否則今日他殺了這些鄉親們,明日趙辰便敢沖到越國公府,殺掉羅通。


    對面再一次的陷入沉默之中。


    很顯然,羅通並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程處默的話。


    “羅通,你這次會長安城,便不與我們來往,可是遇到了什麼事。”


    “你與趙郡李氏聯姻,為何又幫其他世家對付我們?”


    “你有事情,可以找我們商量,為何今日要行此事?”


    程處默再次喊道。


    期望羅通會迷途知返。


    “有些事情你不會明白的,程處默你讓開,不然我會先殺了你。”羅通冰冷的聲音從對面傳來。


    “程公子,他們要殺的是我們,您先走吧,與趙小哥說清楚此事便可。”村長與程處默說道。


    他們也都知道,對面既然敢來,便是知道程處默一個人翻不起什麼浪花。


    與其多死一個,不如保住一個是一個。


    “放屁,俺答應了趙辰安全送你們回去,就沒有食言的道理。”


    “除非俺死了,否則誰也不能傷害他們。”程處默冷斥一聲,抄起長槊,便沖了上去。


    “你逼我的!”羅通面色一沉,輕聲念叨,緊握長槍,朝程處默沖去。


    “ 當——”


    長槍與長槊狠狠撞在一起,擦出一片火星。


    程處默只感覺雙臂如遭雷擊,長槊脫手,人也被一槍拍在地上。


    “這麼長時間了,你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羅通長槍落在程處默脖子前,淡淡說道。


    “那你呢,武藝倒是精進不少,可惜,卻是對著自己的兄弟下手,對著無辜的百姓下手。”


    “羅通,你讓我惡心。”程處默瞪著羅通,滿臉嘲諷之色。


    “這是我自己的事,今日我放你一馬,走吧,日後再見,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羅通收回長槍,目光看向一旁。


    “那你還是殺了我吧,我是不會讓你殺他們的。”程處默搖晃著站起來,與羅通說道。


    “你當我不敢?”長槍點在程處默的喉嚨上,槍尖刺破皮膚,一滴鮮血順著滑落。


    程處默不說話,便是平靜的看著羅通的眼楮。


    “你!”羅通咬牙,捏緊手中長槍。


    只要稍稍用力,便可扎穿程處默的喉嚨。


    鄉親們遠遠的看著,連呼吸都停了下來。


    “噠——噠——噠——”


    沉悶的聲音,突然從官道兩邊傳來。


    整齊有力,連地面,都似乎微微在顫動。


    所以人立刻被聲音吸引。


    紛紛往各自的身後看去。


    便見各自身後的官道上,一排排高頭大馬,緩緩朝中間走來。


    戰馬全身披著厚實的鎧甲,如同鋼鐵壁壘一般。


    一眼望去,雙邊各有一百之數。


    高頭大馬的背上,全身武裝到牙齒的玄色鎧甲士兵,手執玄色寶劍,目光冷然的看著前方。


    <a href="http://m.2kxiaoshuo.com" id="wzsy">2kxiaoshuo.com</a>


    “噠——”


    最後一聲落下,所有戰馬整齊停下,一絲雜聲都沒有。


    “玄……玄甲軍!”


    蒙面漢子中,有人認出了這些騎兵。


    便是當初與皇帝縱橫疆場的玄甲軍。


    “怎麼會是玄甲軍,他們怎麼會來這里?”


    “玄甲軍不是保護皇帝的嗎?他們……”


    “玄甲軍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蒙面漢子們此刻全身都在顫抖。


    就算是再厲害的人,也擋不住玄甲軍的絞殺。


    “奉大人命令,格殺一切宵小!”為首的一名玄甲軍士兵冷聲說道,長劍指向羅通等人。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推塔天王並收藏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