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縣。


    趙辰手臂上的傷好了不少,也沒有之前的那般疼痛。


    李若霜臉上的神色也是好看了不少。


    至少程處默過來的時候,李若霜沒拿著劍趕他出去。


    “趙大,外面的情況你听說了嗎?”程處默來到院子里,與正在喝著茶的趙辰問道。


    “什麼情況?”趙辰隨口問了一句。


    “現在外面已經張貼了告示,說是你因為要殺魯易發,把皇帝給害死了。”


    “現在長安正派人抓你回去受審呢。”


    “你說長安那人到底是誰啊!”程處默與趙辰說著外面的情況,又問起了長安幕後之人的情況。


    “管他是誰呢,長安的事情可不是我們需要擔心的。”


    “皇帝要是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那還不如早點退位讓賢。”


    “我現在就擔心,要是皇帝發現幕後之人的身份,確實不忍心對他動手。”趙辰說著自己的擔憂。


    長安的幕後之人既然可以指揮的動整個齊州,那說明他的身份地位絕對不會低了。


    朝堂上,就那麼幾個人。


    不管是哪個,對于皇帝來說,都是認識了十幾年、幾十年的老朋友。


    趙辰是真的擔心皇帝會舍不得對那人下殺手。


    “不會吧,這可是那人想要謀權篡位……”


    “之前李泰不也一樣。”趙辰說起了李泰。


    李泰與孔穎達干的事情,可絕對不比現在的好。


    但皇帝還是沒忍心收拾李泰。


    只是讓他一輩子不得回長安。


    這次涉及到的人,誰知道皇帝會不會狠心不下來。


    程處默沒說話,他一直都以為是趙辰放了李泰一馬,所以當時才會有拋銅幣的方法。


    現在才知道,原來是皇帝不想讓李泰死。


    “不過也無所謂了,我跟皇帝的矛盾多著呢,長安的事情先不管,最近這兩日準備把齊州的大小官員全都拿下。”


    “凡是參與到暴動、弒君事件中的,除卻賊首,全都直接就地正法。”


    “賊首全都押進大牢,過幾日再把他們送去長安。”趙辰又說起了齊州的事情。


    齊州的官員既然敢犯下這樣的事情,收拾他們,也沒什麼心理壓力。


    程處默點頭,他今日來,也是為了這事的。


    他們在齊縣已經有一段日子了,按照時間來推算,皇帝這個時候也快到長安了。


    對于馬志遠等人,他們也該動手收拾了。


    “收拾他們沒有問題,可收拾完之後,這齊州的官場可就全都空了。”


    “到時候衙門里都沒人,這事情得先想辦法處理一下。”程處默說著自己的擔憂。


    參與到齊州暴動,以及謀害皇帝的事情中,齊州官場幾乎有半個官場都牽涉其中。


    要是全都殺了,哪怕是齊州的官場全都得癱瘓。


    到時候情況怕是不會太好。


    沒了官員的官府,完全就是空殼,到時候再有什麼事情,可是沒辦法解決。


    “泰州折沖府不是有人嘛,讓他們去監管各地的府衙,等事情解決,讓吏部再派人來接管。”趙辰早就想好了解決辦法。


    泰州折沖府接管各地衙門,在這個特殊的時候,可是要穩當的多。


    在軍人鐵血手段下,想要鬧事的人也不敢堂而皇之。


    “那行,我現在就去安排,明日這個時候,我們先拿下齊縣的一眾官員。”


    “另外,齊州折沖府的那些人怎麼安排?”程處默又想起來,城里還有齊州折沖府數千人。


    他們若是不處置好,也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他們我已經叫人去收拾了,衢州折沖府的張都尉會拿住他們。”


    “放心吧。”趙辰說道。


    程處默這才放心的點頭,而後快速的離開趙辰的院子。


    ……


    馬志遠心里還是有些忐忑的。


    畢竟他到現在也不敢肯定那兩具尸體到底是不是皇帝和李恪的。


    但事到如今,尸體都已經送去了長安,馬志遠也沒辦法改變任何事情。


    現在也只能在這里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都督大人這是怎麼了,看起來有些不太高興?”黃都尉看向馬志遠,笑問道。


    今日是一場宴會。


    也是他們這些人的慶功宴。


    一眾人都是面露喜悅之色,因為再過不久,他們就會是新一代的國公、郡公,左右僕射、將軍等。


    他們全都是立下大功勞之人。


    必定會得到最為豐厚的賞賜。


    “對啊都督大人,今天是個皆大歡喜的好日子,我們好不容易混出了名堂,實在不該這般模樣。”


    “對對對,都督大人,屬下敬都督大人一杯,若非是都督大人,我們可不會遇上這樣的好機會。”


    “若非是都督大人,我們一輩子都只會是一個無名小卒,哪有什麼封侯拜相的機會。”


    “來,讓我們一起感謝都督大人的栽培。”


    齊縣官員紛紛起身,與馬志遠敬酒。


    馬志遠心里擔心,但臉上卻還是擠出一絲笑容。


    說道︰“都是大家同心協力的結果,本官也不過是幫了個小忙而已。”


    “更多的,還是諸位自己的付出。”


    “就是希望,若是有什麼事,希望大家不要怪在本官身上。”


    馬志遠的話有些奇怪,但齊縣官員都是沒有放在心上。


    或者是說,他們並沒有听懂馬志遠的這些話。


    唯有魯易發看了眼馬志遠。


    他知道馬志遠並沒有完全相信那兩具尸體就是皇帝和李恪的。


    不過是沒有辦法之後,才故意那樣說的。


    若是皇帝沒事,那他們這些人,全都得死無葬身之地。


    所謂的不要怪他,無非是在說著這些。


    魯易發沒有做聲。


    抓不到趙辰,殺不了他,他也沒有什麼好在意的。


    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死不死的,魯易發都不放在心上。


    “魯長史,來,本官敬你一杯,若非是你,我們也不會有今日。”馬志遠走到魯易發面前,笑著說道。


    魯易發起身,看著馬志遠,道︰“沒有馬都督的幫忙,確實不會有今日的局面。”


    “還是下官敬馬都督一杯才是。”


    “哈哈,魯長史說的在理。”馬志遠笑著喝下杯中之酒。


    其余官員看著兩人,皆是面露奇怪之色。


    他們感覺到兩人的奇怪,卻也說不上來奇怪在哪里。


    “哎呀,喝酒得大家一起喝才有意思嘛。”


    “來,下官再敬二位……”


    “ 當!”


    一名齊縣官員還想著打圓場,卻是听到身後突然傳來房門被撞開的聲音。


    “放肆,不知道我們正在……”官員回頭,嘴里訓斥的話卻是沒有說完。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推塔天王並收藏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