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武這般模樣,老黃臉上也是露出稍顯無奈的表情。


    自己還不知道武嗎嘛。


    來高昌國這麼久,武一說到趙辰,那眼里都是冒著星星。


    武詡不給趙辰寫信?那是不可能的呀。


    武詡之所以這樣,說無非是想在自己面前表現的稍微淡定一點。


    也是怕自己回去長安之後,將武詡的窘態告知趙辰。


    不去想武詡在高昌國的平日雷厲風行,老黃覺得武詡這姑娘還是挺不錯的。


    畢竟要能力有能力,要長相有長相。


    而且還傾心于趙辰,這是多少人羨慕不來的。


    “王後,我覺得還是要寫封信告知一下。”


    “吐蕃來勢洶洶,並不是我們區區一個高昌國可以抵擋得住的。”老黃與武詡勸道。


    吐蕃雖然在之前的戰爭中,敗于大唐之手。


    可吐蕃畢竟有些實力,高昌在吐蕃面前還是顯得有些弱不禁風。


    讓高昌與吐蕃單獨戰斗,老黃並不看好。


    他覺著此時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把消息傳到大唐。


    最好讓趙辰知道事情的緊迫性。


    否則等皇帝和百官想出法子來,怕是高昌都要被吐蕃滅掉。


    “那這可是你要求我寫的,我可是不想寫的。”武詡看著老黃,嘴角勾起一絲微笑。


    老黃點頭,也是明白武詡的小心思。


    ……


    “趙大,秦三來信了。”十二月的某一日,陳楚墨急匆匆的闖進了趙辰的院子。


    嘴里還嘟囔著說秦懷玉從邊境寄了信過來。


    十二月的長安北風呼嘯,風雪刮得人臉生疼。


    程處默裹著一身裘皮大襖,整個人也縮在里面。


    趙辰坐在院子里,桌子上放著一個紅泥小酒爐。


    九爐下面燒著些許的炭火。


    炭火焙烤著酒爐,淡淡的酒香,在院子里散開。


    趙辰抬頭,與程處默招了招手。


    “他總算是來信了,都說了是什麼?”趙辰與程處默說道。


    自從他們從齊州回來之後,秦懷玉就很久沒有來過書信。


    趙辰他們給秦懷玉寫的信,也沒有收到回信。


    趙辰自然是有些擔心。


    邊境苦寒,又隨時可能會發生戰爭,秦懷玉又一點消息都沒有,趙辰也是不免的心生擔憂。


    今日收到秦懷玉的信,趙辰也是感到很驚奇,同時心里也舒服了不少。


    “俺還沒看呢。”程處默把信遞給趙辰,開口說道。


    趙辰點頭,而後便在程處默面前拆開了秦懷玉寄來的書信。


    “秦三都說的是什麼?”程處默有些好奇的問趙辰。


    秦懷玉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這次突然寄了信過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秦三在信里說,邊境最近又有異動,估計高句麗可能又會對我大唐打什麼主意。”趙辰簡單的說了一下信中的內容。


    “淵蓋甦文這是又準備要對我大唐動手了?”程處默面上閃過一絲凌厲之色。


    之前大唐的仇還沒有找淵蓋甦文報呢。


    現在倒好,淵蓋甦文竟然要再次主動對大唐發起進攻?


    這次要是不把淵蓋甦文的腦袋擰下來,他們還有何面目。


    “還不清楚,不過邊境自來是調動頻繁,按照推測來說,淵蓋甦文不該這麼快就平復國內的動蕩。”


    “或許是淵蓋甦文有什麼其他的主意。”


    “不過最好我們還是要盡快啟程去往前線。”


    “以防止淵蓋甦文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趙辰搖頭,卻又與程處默說著要盡快去往前線的事情。


    秦懷玉一個人在邊境前線,趙辰始終是不怎麼放心。


    還是得盡快趕往邊境前線。


    程處默也是點頭。


    他早就想著去往前線,殺了那淵蓋甦文,為死去的大唐將士報仇。


    “那俺們什麼時候出發?”程處默有些著急地與趙辰問道。


    眼下已經臨近新年,這個時候出發,李若霜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再者這次出發,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趙辰決定還是要等過完今年再說。


    不過提前準備的事情還可以提前準備。


    “等年後,如今大雪封山,去往邊境前線的路也被封死,我們也得等積雪融化了,路好走了,才能出發。”


    “領軍出征的事情還要在朝堂里議論一下,該準備的還得準備。”


    “你與秦三回信,就說我們大概明年二月份就會動身前往前線。”


    “讓他在前線照顧好自己。”趙辰與程處默說道。


    程處默點頭。


    “趙大,俺听家里的老頭子說,陛下與百官打了個賭,說讓你把淵蓋甦文抓住,就封你為太子。”


    “這件事情你知道了嗎?”程處默正要走,忽然停下腳步,回頭與趙辰問道。


    程處默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倍覺驚訝。


    抓住淵蓋甦文,才能封太子。


    可這淵蓋甦文有多難抓?


    作為高句麗的頭號權臣,淵蓋甦文豈是那樣輕易就能被抓住的?


    程處默覺著皇帝與百官的這個賭約,分明就是輸定了。


    他擔心趙辰還不知道這個事情。


    于是便與趙辰小聲的說著。


    可趙辰早就從皇帝口中知道了這事,便是笑著點點頭︰“這件事情我知道,不過無所謂了,抓不抓得住淵蓋甦文不要緊,為秦叔報仇才是最要緊的。”


    趙辰心里有些感嘆。


    別人知道這件事情,雖然有心告訴自己,但還是會礙于皇帝的威嚴而選擇隱瞞。


    只有程處默才會小聲地將這個消息透露給自己。


    程處默與他們是不一樣的。


    “你說的對,咱們還是得幫秦三報仇,那俺現在回去就給秦三寫信,告訴他,我們再過兩個月就會啟程去往前線讓他好好準備。”程處默笑著與趙辰說道。


    說罷,便轉身離開趙府。


    趙辰坐在原處,看著程處默離去的背影,心里又想起了秦懷玉。


    秦懷玉去了邊境這麼久。


    也不知道他最近過得怎麼樣。


    雖然每次來信秦懷玉都說自己很好,但邊境本就是苦寒之地。


    很好,能有多好?


    想到當初秦懷玉要為自己的父親秦瓊報仇,一頭扎向邊境前線。


    趙辰心里便是不由得感嘆。


    世事難料,誰也不會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自己當初放了惠真一馬,如今也是時候,讓秦懷玉去收取惠真的性命。


    熄了酒爐下的炭火,趙辰起身。


    既然已經決定要去往前線,那就該與皇帝去商議一下這件事情。


    府外寒風凜冽,趙辰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快步向皇宮的方向走去。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推塔天王並收藏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