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竟然連皇帝的眼線都……”年輕人滿臉驚喜的看著老者。


    他就覺著皇帝這次有些奇怪。


    怎麼那麼輕易的就相信了趙辰在新羅自立的消息。


    以往皇帝怎麼也會派人去好好查探一番。


    今天更是這樣,皇帝竟然毫不猶豫的就讓程咬金帶領十萬大軍去剿滅趙辰。


    不錯,這次是剿滅,而不是所謂的緝拿。


    緝拿,皇帝只是把趙辰認為犯了錯,而剿滅,則是完全把趙辰當做敵人。


    “這也沒什麼,畢竟我在朝堂這麼些年,皇帝的那些手段我也都清楚。”


    “知道他在邊軍中的眼線,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收服這個人,倒也是花了我不少的心思。”


    “好在,一切都值得。”老者緩緩說道,蓮花山那個也終于露出笑容。


    只要讓皇帝對趙辰出兵,趙辰得到消息之後,也必定不會坐以待斃。


    只要雙方打起來,最後必定是以一方身亡為結局。


    趙辰雖然很有能力,但在朝廷機器下,也根本翻不起什麼風浪。


    遲早是會死在大唐軍隊的手里。


    到時候自己再讓人把一切真實消息放出去,讓皇帝知道其實一切都是他的猜疑,才讓趙辰身死。


    還怕這位皇帝陛下的余生,不會在自責中了卻嗎?


    “大人說的是,等趙辰死了,我們就可以徹底掌控朝局了。”年輕人幻想著日後的朝堂,嘴角露出笑容。


    ……


    程咬金雖然感到不解,但畢竟是皇帝的命令,他就算是再不願意,也不可能違背皇帝的旨意。


    朝會一散,程咬金便立刻在城外整頓兵馬。


    期間不斷有大臣過來,請求與他見上一面,但都被程咬金一一拒絕了。


    便是房玄齡來,程咬金也是同樣沒見。


    程咬金坐在營帳中,此刻的他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


    皇帝為何會那般的確定,趙辰在新羅王都稱帝。


    程咬金很想去面見皇帝,當面問清楚這事,但他知道,此刻的皇帝怕是沒心思召見自己。


    整頓完兵馬,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明日一早,他便要率領大軍前往新羅。


    “將軍,衛國公求見。”程咬金正規劃著大軍的路線,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說李靖來了。


    “衛國公回京了?”程咬金面色微變。


    程咬金記得李靖這些日子一直都是在高昌負責西線防務,竟然也回來長安了。


    雖然程咬金並不想在這個時候見任何人,但李靖來了,他到底還是沒辦法不見。


    “請衛公進來……算了,我親自去迎他。”程咬金擺手,自己走向營地大門。


    李靖須發花白,面露疲憊,一人一馬站在營地門口。


    “衛公!”程咬金小跑著迎了上去。


    “知節。”李靖與程咬金拱手。


    “衛公快請。”程咬金扶著李靖往營內走去。


    二人在程咬金的營帳中坐下,屏退左右,只剩下兩人。


    “衛公怎麼回來了?”程咬金有些好奇。


    高昌離長安可是一點也不近,李靖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自從得知趙辰偽造聖旨的消息後,我便從高昌回來,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今日這個地步。”李靖解釋道,臉上也滿是疲憊之色。


    顯然這段日子他也沒怎麼休息好。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人人稱頌的漢王,突然成了我大唐的叛徒,陛下還親自下令,讓我率兵剿滅。”


    “我真的……”程咬金也是搖頭。


    趙辰為了救他程咬金的兒子,不顧一切的偽造聖旨,調動十萬大唐邊軍。


    可現在他程咬金竟然要恩將仇報,率兵討伐趙辰。


    一個是自己的陛下,一個是數次有恩于自己的晚輩,他程咬金何嘗不是心亂如麻。


    “到底發生了什麼,陛下怎麼突然就……”李靖看著程咬金,希望能從他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但程咬金卻是搖頭︰“陛下在邊軍中肯定是有眼線,所以那日朝堂上,才會那般的暴怒。”


    “我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趙辰真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還是陛下的眼線有問題。”


    “陛下的眼線一直都是陛下親自培養,一生忠于陛下,他們的家人,也都在陛下的照顧下,他們的話,怕是不會……”李靖慢慢說著,心也跟著沉到了谷底。


    既然皇帝手里的眼線不會說謊,那不就是趙辰出了問題嗎?


    趙辰真的在新羅自立了?


    “衛公,我明日便要啟程前往新羅,說實話,我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那場景。”程咬金與李靖抱怨道。


    難道自己真的舉起屠刀,揮向自己的恩人、晚輩嗎?


    “我听說若霜被陛下圈禁在府上……”


    “是,嫂夫人同樣被圈禁在府中,不準任何人探視,趙辰往日的所有好友,更是被皇帝陛下警告,凡是為他開脫的,一並同罪。”


    “長孫沖昨日去求見陛下,被推出去打了十杖,要不是長孫皇後求情,怕是……”程咬金搖頭。


    連長孫沖這個長孫皇後的佷子都差點被活活打死,可見皇帝的暴怒程度已經到了何種地步。


    “唉。”能如李靖,此刻也只能深深的嘆息。


    皇帝如此姿態,顯然是對此事已經絕對沒有任何的妥協之意。


    這一次,他是狠下心來,要處置趙辰。


    大軍北上,最後總是有一方先敗下來。


    “衛公,你現在什麼打算?”程咬金有些擔心李靖的狀態,小聲問道。


    “我想去見一見陛下,為……”


    “衛公,听我一句勸,不要為趙辰求情,沒用的,有人在立政殿听到陛下因為此事,連皇後都被狠狠的訓斥過了。”


    “皇後娘娘都勸不動陛下,你我又怎麼能呢?”


    “如果衛公真想救趙辰,去與陛下請命,與我一同擒拿趙辰吧。”


    “我們抓住他,到時候也能想方設法的保他一命,若是換了別人,恐怕……”程咬金勸著李靖。


    李靖看著程咬金,沉默了好一陣子,才慢慢的點了點頭。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推塔天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推塔天王並收藏大唐之神級敗家子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