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興旺曹老四和曹磊都在,還挺講究沒動手,問武江山為啥要掀桌。


    武江山酒醒一半,意識到自己闖了禍陪著笑臉跟人家解釋。


    他把責任都推到石頭身上,說石頭來搗亂惹他生氣他才沒忍住掀桌的,要怪就怪石頭,跟他可沒關系。


    石頭怎麼說?


    小小的石頭低頭站在那兒,悶悶的不吱聲,但長眼楮的人都能看出他的委屈和恐懼。


    曹磊一身正氣可看不了這個,蹲石頭跟前兒抓著他的小細胳膊盡量放軟聲音問他到底咋回事兒。


    問了三次石頭才開口。


    “鍋台塌了,大姐來讓我問問咋整...”石頭小聲說道。


    謊言戳穿,武江山繼續嘴硬,指著石頭的鼻子說他小小年紀就撒謊,還要動手打他。


    這老些人圍著肯定不能讓他得逞,被摁住後曹磊冷聲道︰“你橫什麼橫?打人犯法你知不知道?就算是自家的小孩兒也不行打!今兒就算了,再有下次讓派出所的人過來抓你,讓你在里邊蹲幾天好好尋思尋思。”


    打自家小孩還犯法?


    武江山不信,卻也知道順坡下驢不能真給曹家得罪透了,抱拳給曹磊賠不是,還說這就帶石頭回家修鍋台不給主家添膈應。


    曹家人把石頭留下讓他先走。


    武江山打她身邊走過的時候嘴里還小聲的罵罵咧咧,看來挺不服氣。


    誰管他服不服氣,只要他消停的不惹事兒誰都不會跟他一般見識。


    曹磊領石頭進屋,不多一會兒石頭抱著個大罐子手里還拎著個布兜子出來吭吭哧哧往家走。


    她趕緊追上去,好奇問道︰“這都啥啊?”


    石頭走到沒人的地方才把東西放下,打開給她看。


    罐子里裝的是菜,各種菜混在一起,不好看但特別好吃,吃過酒席剩菜的都知道。


    布兜子里裝著瓜子糖還有半瓶酒,石頭把糖挑出來裝幾塊在自己兜里剩下的全都給了她。


    “給我姐”,他解釋道。


    她問石頭︰“你把糖拿回家他會給你們吃嗎?”


    石頭搖頭。


    那她就先幫石頭收著,等石頭找她玩的時候再給他吃,省的他都帶回家一塊都撈不著吃。


    “今兒干的不錯,不過你還是得小心一點,別真吃虧,有啥不對撒丫子就跑別犯倔,管咋地不能傷著自己。”她叮囑道。


    石頭乖乖搖頭,還齜著豁牙子對她笑。


    接下來挺長時間沒見到石頭,不過她從別人口中沒少听石頭的事兒,還都是慘兮兮的事兒。


    打酒慢了被武江山罵還不給飯吃、在還有冰碴的小河溝子里洗武江山的衣服、晚上睡的好好的被喝醉回家的武江山一腳踹下炕...


    將抽象的慘具象化,通過一件件慘事將石頭的慘深入人心,讓所有人一提到石頭就忍不住唏噓那是一個可憐孩子,同情心自然就會泛濫起來。


    就連莫蘭都深受影響,吃早飯的時候囑咐她遇見石頭就叫他來家里吃飯,管咋地來家里能吃上熱乎的。


    “媽,你擱外邊听說啥了?”她好奇問道。


    莫蘭嘆氣。


    “昨晚上我不是去你二叔家了嗎,你二嬸說石頭那小孩費勁巴拉的拎比他都沉的水桶,那水灑的滿身都是,就這武老二還罵他干活不利索要揍他呢。多大點兒的孩子啊,誰家忍心讓那麼點兒的孩子拎那老沉的水...悖 閃 !br />

    都是听說,從哪兒听說的?以前怎麼沒听說過?


    當然是石頭故意向外展示自己的慘,弄一身水可憐巴巴的站在門口,路過的人隨口一問他故意一說,又一個悲慘的故事誕生了!


    外界將石頭傳的越慘其實石頭過的越好,曹興旺隔三差五就去找武江山嘮一嘮,武江山明顯收斂不少。


    連帶著石頭的媽媽和武芳芳日子也好過不少,至少不會動不動就挨打挨罵了。


    春耕農忙匆匆而過,轉眼就是一年盛夏。


    這個夏天雨水特別多,隔三差五就要下一場。


    哥哥弟弟們最討厭一下好幾天的連陰雨,不能去外邊玩,家里地方小根本鬧不開。


    莫蘭最近身子不大得勁兒需要靜養,他們在家連說話都不敢太大聲,生怕吵到莫蘭。


    男孩子皮實,不給他們找點事做他們待的五脊六獸實在難受,思來想去,她終于想到一個讓男孩們打發時間的好辦法。


    她和常文喜去找曹磊,讓曹磊帶一些舊報紙雜志啥的回來。


    村里一般都是大人來跟曹磊要舊報紙糊牆或者擦屁股,還是第一次有小孩兒來找他,他倍兒好奇的問他們要報紙干啥。


    常文喜並不知道,低頭看她等她回答。


    她對曹磊甜甜的笑道︰“叔,我哥愛讀書,要報紙給他看。”


    並不知道自己愛看書的常文喜︰...


    曹磊很驚訝,在村里難得見一個愛看書看報的孩子。


    那還有啥說的,有多少拿多少啊!


    第二天曹磊冒雨騎自行車送來好大一摞報紙雜志,有新的也有舊的,足夠哥哥們看一陣子的了。


    送走曹磊,常文喜抽出一沓舊報紙不可置信的說道︰“他還真給咱們拿啊!昨天他讓咱們回家等著我還以為他不會給咱們拿呢。”


    抽出一本插畫比較多的雜志舒舒服服的靠牆坐好,得意的說道︰“嘴甜一點好辦事。往後你們在外邊也嘴甜一點,悶不吭聲跟木頭樁子似的可沒嘴甜的吃香。”


    常家的孩子都有這毛病,有活是真干嘴也是真的不會說,這樣到社會上可不是要吃虧的嗎。


    左右都還小,慢慢教,往後肯定會越來越好。


    書報種類比較多,哥哥們喜歡看的也不一樣。


    常文喜和常文平喜歡連載的武俠故事,常文喜磕磕巴巴連猜帶蒙的給常文平讀,倆人不僅會探討劇情還會根據故事的描述對招拆招,特像那麼回事兒。


    常文樂喜歡猜謎語腦筋急轉彎以及做一些填數字文字的邏輯題,做不出來能把自己氣哭,倍兒有意思。


    她“不認字”,每天就裝模作樣的和常文健一起看插畫比較多的雜志。


    常文健這小子有點兒厲害,一年級一學期的課沒白蹭,看圖編故事的本領她都趕不上。


    二嬸三嬸見他們看書看報都這麼老實就把自家的孩子都攆了過來,九個孩子湊一塊旁邊還有莫蘭鎮壓著,誰都別想作妖就是不想看書看報也只能隨大流看起來。


    “文盲”組加入新成員,常文棟九月才入學讀一年,跟他們一起看圖編故事。


    不過常文棟心情不大好,故事編的東一榔頭西一棒槌一點邏輯都沒有。


    “咋的了棟哥?我瞅著你心里有事啊!”


    哥哥們的糖不能白吃,關鍵時刻她就是哥哥們的知心小老妹兒。


    她這一問不要緊,還給常文棟問哭了。


    “小九兒,往後你都見不著我了。嗚嗚,我要走了...”


    常久︰...


    他一個八歲小孩兒還能上哪兒去!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黯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黯奴並收藏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