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文棟是家里的獨生子,三叔三嬸也沒打算再要孩子,所以他自小被養的精細,心思也特別敏感。


    她關于常文棟的記憶並不多,一來是當年分開後再沒有聯系,二來是在她還沒離開三棵柳的時候跟常文棟相處的時間不算多。


    常文棟的小舅媽是樺南村小學的老師,孩子也是開學讀一年級,三叔三嬸就尋思著送常文棟去樺南村讀小學,一來有小舅媽照看著學習上不用愁;二來跟表弟一起讀一年級也有個伴,學習上有商有量的多好。


    那常文棟的學習成績怎麼樣?


    似乎不太行,在班里都倒數!


    不僅如此,常文棟跟三嬸娘家的孩子們相處的不太好,老不在一起玩跟常家的孩子們也越來越疏遠,最終導致跟兩邊都不親近性子越來越怪,話越來越少。


    三叔三嬸這一步棋錯的離譜,不想看著他們重蹈覆轍那就得重新規劃常文棟的未來。


    “你就因為不想去樺南讀小學哭啊?多大點兒事!”


    問清楚之後她直接將自己的小手絹摁常文棟臉上,讓他自己擦眼淚鼻涕。


    “你就直接跟三叔三嬸說你不想去唄,他們不同意你就倒地上打滾不起來,他們也拿你沒招啊。”


    常文棟委委屈屈的吸吸鼻子,悶聲道︰“我打了,不好使,我爸拿爐鉤子抽我...”


    額...


    耍賴不行,那講道理呢?


    當然也不行,常文棟那張笨笨卡卡的嘴怎麼可能說得過三嬸。


    那咋整?


    稍晚一些三嬸過來叫常文棟回家,她順勢問道︰“三嬸,棟哥說你要送他去樺南讀小學,不去不行嗎?我舍不得棟哥,還想跟他一起玩呢。”


    “他到該上學的歲數了不上學可不行,等周六周天不上課他再跟你玩。”張桂芳樂呵呵解釋道。


    “咱村也有小學就擱咱村上唄,天天都能回家,也天天都能跟我玩。”


    張桂芳覺得跟她一個小屁孩說不清楚,就跟莫蘭說道︰“我和冬生都不認識幾個字兒,一心就想著把文棟供出去。我弟媳婦可是老師,我把文棟送過去跟她孩子一塊上學,她管自己孩子的時候順帶手管管文棟,那咋地也比跟在我和冬生跟前兒好吧。”


    “老師也不一定能管好自己小孩兒!”她用天真的語氣插話道︰“三嬸,你看六年級那個趙老師,他兒子不就因為打仗被抓起來了嗎,他姑娘學習也不咋地,小學都沒讀完就下來干活了。”


    張桂芳被她堵的啞口無言,她乘勢再道︰“三嬸,我覺得吧,誰管都沒有爹媽管的用心,你們不識字不要緊啊,多問問老師棟哥在學校啥情況唄,他要不好好學你就拿大棍子抽他,抽他幾回肯定就老老實實讀書了。”


    常文棟︰...


    小九是在幫他吧?是吧?!


    莫蘭笑著摸摸她的小腦袋,還警告似的在她後腦勺上彈了一下。


    “他三嬸,小九有句話說的對,誰管都沒有爹媽管的用心。文棟還小呢,就這麼擱別人家上學你們自己不放心也給人家添麻煩,一天兩天的沒啥時間長了呢...”


    妯娌三人中莫蘭說話最有分量,張桂芳听進去了,還認真的思量起來。


    莫蘭又笑了一下說道︰“你要是怕文棟一個人上學沒有伴兒那好說啊,讓文平和小九跟他一起上學,左右就差一歲,早一年晚一年的都沒啥事兒。往後他們仨有一個不听話的你就拿大棍子抽他們仨,看他們誰還敢作妖。”


    常久︰...


    事情的發展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張桂芳一拍大腿。


    “哎呀,這主意好啊!”


    于是,九月她和常文平一起跟常文棟讀一年級這事兒就拍板定下了。


    小學學的東西對她來說沒啥難度,她不想上學!


    不想沒用,第二天莫蘭就讓常春生去給他們報名了,開學不去也得去。


    既然改變不了結果,那就好好享受開學前的美好時光。


    長達一個禮拜的連陰雨結束之後,常文喜和常文雨要帶他們去大河邊網魚。


    大河水深,雨後水流湍急,別說是小孩就是大人下河都非常危險。


    她攔著哥哥們不讓去,他們沒招,又商量著去采蘑菇。


    采蘑菇好啊,只要不進山就沒啥危險蘑菇曬干還能留著冬天吃。


    一大早出發,爬坡上坎的一個多小時才到愛長蘑菇的一片大地,兩三個人一組分散開來,隔一會兒就喊一聲省的走散。


    她跟常文喜一組,拎著個小小的柳條筐還挺像那麼回事兒。


    沒走多大一會兒就在一塊黃豆地里找到稀稀拉拉的一片蘑菇,喜滋滋的蹲下撿,還沒撿幾個就有的聲音傳過來。


    “誰過來了?”她忙著撿蘑菇,頭也沒抬的問道。


    她以為是自家兄弟,其實不是。


    “是武江山家內個...”


    是武芳芳。


    她拎著個破化肥袋子也來撿蘑菇。


    武芳芳看著地上稀稀拉拉的蘑菇,為難的抿了抿嘴,鼓足勇氣開口詢問道︰“能把這一片蘑菇讓給我嗎?我著急...”


    說話說一半急死個人。


    “急啥?”常文喜問她。


    武芳芳不好意思的揪著衣角,吭吭哧哧說道︰“他要用蘑菇炖肉,讓我快點采到蘑菇回去。”


    他肯定是指武江山啊。


    這人跟有病似的,誰不知道來大地采蘑菇特看運氣,有時候在外邊轉一天也采不了幾個,他上下嘴皮子一動好像出來采蘑菇就跟去後院摘豆角那麼容易。


    采不著蘑菇或者耽誤他炖肉武芳芳肯定要遭殃,也是怪可憐的。


    她正要跟武芳芳說這里的蘑菇她隨便采,常文喜先開口說道︰“你采吧。就這些能夠嗎?不夠這些也給你。”


    說著他把自己剛采的蘑菇都倒進武芳芳的袋子里。


    這還不夠,他扯著嗓子把弟弟們喊過來,讓他們把采到的蘑菇都給武芳芳。


    常文雨往袋子里倒蘑菇的時候常文樂從里邊發現一個毒蘑菇。


    “前幾天我剛在報紙上看過這個毒蘑菇,曬干了少吃點沒事但鮮蘑菇有劇毒,趕緊挑出來,能吃死人呢。”常文樂將毒蘑菇撿出來扔到一邊。


    多讀書多看報果然有好處,關鍵的時候能救命啊!


    把地上的蘑菇都采了,再加上大家湊的,甭管武江山是炖肉還是炖菜肯定都夠了。


    武芳芳離開後,他們又散開找蘑菇。


    運氣都還行,每個人都有收獲。


    下午回家,剛進村就听說武江山家出事了。


    她忙甜甜的問一蹲門口嘮嗑的大娘出啥事兒了,大娘砸吧砸吧嘴兒,搖頭晃腦神神叨叨道︰“哎,是要命的事兒...”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鉛筆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黯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黯奴並收藏九零團寵,我把小土狗養成大狼狗最新章節